《牧神记》

宅猪 /作品

    “老七,你平日里素爱做梦,而今怎么不做梦了?”

    弥罗宫四公子停止抚琴,仰起头来,看向那株世界树下的身影,淡漠道:“老师不在,但弥罗宫也轮不得你放肆。这弥罗宫,你排名第七,并非是第一。”

    世界树下的身影走近,渐渐清晰,即便破灭大劫毁灭一切,也无法动摇树下那人的身影,甚至连他的气息也无法撼动。

    他行走在混沌之中,破灭大劫让他只觉如鱼得水,轻松惬意。

    只见他身材魁梧修长,却双鬓花白,脸上有着岁月和风霜留下的痕迹。

    他与秦牧一模一样,只是更加成熟,稳重,显然回到过去宇宙经历了许多事。

    “老师一道七传,无论我们谁领悟出的东西都各不相同。”

    过去宇宙的秦牧目光扫视一周,从一个个成道者的脸上扫过,打量他们的道果,道:“我们各有成就,排名只是按照拜入老师门下的先后次序,而并非实力。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其实在很久之前我便已经超脱出老师所传授的道理。老三、老四,我修成了更好的。”

    弥罗宫四公子低头抚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一座宝殿从弥罗宫深处疾驰而来,冲破重重混沌,越过十五个宇宙纪破灭劫,来到他的身后。

    紫霄殿。

    他被弥罗宫主人称为紫霄,但是玉京城外的人称他为紫霄道君。

    三公子微微一笑,凌霄宝殿也在同一时间跨过重重的混沌长河,出现在他的身后。

    他被弥罗宫主人称为凌霄,玉京城外的人称他为凌霄道君。

    不仅如此,第十七纪宇宙的天庭与他有着莫大的关联,当年太帝太初第一次进入祖庭玉京城,他向他们展现自己的凌霄宝殿,给太帝太初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后来太初成为天帝,打造天庭,再造凌霄殿,天庭凌霄殿便成为整个宇宙的权力地位的象征。御天尊开创天宫境界,云天尊完善天宫的最后两个境界,凌霄、帝座,便是参照了天庭的凌霄宝殿。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三公子的凌霄宝殿!

    不仅如此,第十七纪宇宙但凡修炼到凌霄、帝座境界的存在,都相当于帮助三公子修炼,他们的修为提升,三公子的修为也在提升!

    “老七,你的积累太浅了。”

    弥罗宫四公子低头继续抚琴,琴音断断续续,淡淡道:“你早些过来,与我们为伴,我们也可以早点过去,为解决破灭大劫寻找更好的办法。你我的目的都是一样,何必一定要同门相残?”

    三公子背负双手,悠然道:“老七,念在老师的份上,我们不会为难你。而今太上不出,无极被镇,无宗、湛寂不知所踪,弥罗宫所有成道者都将听从我们号令,你没有任何胜算。”

    秦牧叹了口气,落座下来,混沌殿从混沌长河中浮现:“与你们这些死脑筋说话真是心累。我坐在这里,谁敢借力给昊天尊,谁便是我的死敌。”

    玉京城的一尊尊成道者默然,无人动弹。

    三公子挑了挑眉毛,身后道树浮现,挂着九枚道果,迈步上前,迎着端坐不动的秦牧走去。

    秦牧三目紧闭,没有睁眼。

    三公子走至秦牧跟前,距离他还有四丈远近,脚步抬起,却迟迟没有落下。

    四公子惊讶的抬起头来,手下的琴音突然一变,不再是断断续续的琴音,反而变得慷慨激昂,充满了杀伐之气!

    他的身后道树道果迸发出炫目的道光,跟随着琴音跃动,一时间跃动的道光变得绚丽非常,向秦牧涌去!

    三公子的脚步落下,一步一步接近,淡淡道:“即便是老师面对我们,也不敢如此托大!你起来!”

    秦牧依旧端坐不动,并未起身。

    三公子抬手,一掌翻天,整个混沌长河动荡不休!

    他又是一步迈出,手掌落下!

    琴音杀伐之气变得无比浓烈!

    秦牧依旧三目紧闭,并未张开,三公子的手掌盖下!

    却在此时,秦牧身后世界树摇曳,枝叶翻飞处,一枚道果浮现出来,嗡的一声旋转,大道神通变得无比浓烈,迎上三公子的手掌。

    轰!

    混沌长河抖动,随即平息,热寂之风呼啸。

    秦牧眉心竖眼缓缓张开,裂开的眼缝之中混沌苍茫氤氲,隐隐可见紫光从混沌之中吞吞吐吐,将出未出。

    三公子衣衫猎猎,收手转身,沉声道:“老七,念在老师的份上放过你一次,下不为例!我们走!”

    他拂袖而去,诸多玉京城成道者迟疑一下,纷纷转身跟上他。

    不过这七十二殿主只走了一批,还有些人留下来,站在四公子身后。

    四公子的眉头微皱,目光落在秦牧眉心的竖眼上,三公子并非是真的看在弥罗宫主人的份上收手退走,而是察觉到了凶险,主动退走,免得丢了颜面。

    能够让他也感觉到危险的,肯定非同小可。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破破灭大劫,寻回亡妻。”

    四公子的手掌放在琴弦上,淡漠道:“我与凌霄不一样,他为的是永恒的权力权势,他想创造一个永远也不会破灭的宇宙。而我只有这么一点微薄的愿望。谁挡我,我便杀谁。”

    秦牧眉心的竖眼缓缓张开,一道光芒射出,四公子奋尽所能拨动琴弦,琴音大作。

    突然,琴音陡得黯哑,一根琴弦崩断。

    四公子冷哼一声,起身收琴,转身离去。

    剩下的殿主急忙跟上他,消失无踪。

    世界树下,秦牧另一双眼睛缓缓张开眼帘,吐出一口浊气:“对于你们来说,或者为了权力,或者为了自己的亲人。对于我来说,我为的却是未来的人的生存权力。”

    他站起身来,世界树上,那枚道果突然裂开,脱落,坠入混沌长河中。

    世界树根须扎入混沌长河,汲取混沌之气,过了片刻又有一枚新的道花缓缓盛开,道果生出。

    “延康,你们可好?”世界树下,秦牧低声道。

    第十七纪,终极虚空。

    昊天帝面色凝重,等了片刻,那三十二宝殿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并未有成道者降临。

    突然,一声闷哼传来,昊天帝急忙看去,只见太初也催动二十四宝殿,准备镇压云天尊和神识大罗天,夺取一炁大罗天炼成太初之道!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二十四宝殿竟也没有任何动静,宝殿与玉京城那些成道者之间的力量联系,全然断去!

    云天尊看出便宜,一剑十三叠,刺穿太初肉身十三处,最后一剑刺入太初的眉心,剑尖一挑,将他眉心中的那块太初原石挑下。

    太初吃痛,立刻后退,法力暴涨,将一炁大罗天与神识大罗天强行分开。

    云天尊得到这块太初原石,立刻向自己眉心中点去,他眉心中也有一块原石,两块原石碰撞,顿时合二为一,变成完整的原石!

    云天尊神识暴涨,太帝的道树道果顿时迸发出无量道威!

    昊天帝转身,挥袖一拂,收回三十二宝殿,淡淡道:“牧天尊,是你命好,我们下次见真章!”

    他挥袖一拂,震退云天尊,与太初扬长而去。

    在他身后,那株被秦牧斩断的道树呼啸而起,道链相连,很快恢复如初。

    只是这株道树的威能显然大不如从前。

    秦牧没有追击,终极虚空中,被昊天帝砍断的世界树也根须与树身重连,秦牧以自身大道滋养,但世界树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只怕也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神识大罗天载着云天尊飞来,沉声道:“昊天尊和太初退了。论天尊级的力量,我们应该不逊于他们。”

    秦牧点头,向下看去,道:“虚天尊和祖神王应该也要退了。这次只是一次试探,昊天尊想要看看我们的力量,再过十多年,天庭的大军来到,才是真正的决战。”

    “你的世界树?”

    云天尊瞥了瞥他的身后,迟疑道:“我适才看到昊天尊斩断了你的世界树,对你影响大不大?”

    “十多年后,应该可以复原。”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望向终极虚空的最深处,轻声道:“你呢?决战之时,你能对付得了太初吗?”

    云天尊微微一笑:“先前没有任何把握,现在有了七成把握。”

    “七成把握不行,须得十成。”

    秦牧转过头来,道:“我总有些担心,昊天尊见不能胜我,恐怕会有其他手段,比如说引来几位史前成道者……不行!我须得去一趟那片废弃之地!”

    云天尊心中一惊,秦牧已然站在门板上,呼啸而去:“云,你去惊走元姆夫人!她正在与凌天尊对决,我有些担心她!”

    云天尊皱眉:“元姆夫人……”

    归墟大渊的最深处,混沌海涌动,弥罗宫二公子无极的面容从海面下漂浮起来,拖着一条条粗大的道链,围绕那片莲叶不疾不徐的游来游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原来你与老七一样,也是来自于未来的第十七纪。难怪老师谈起你,总是对你极为推崇。”

    元姆夫人脸色惊疑不定,看了看凌天尊,又看了看二公子,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你让弥罗宫很是头疼,按理来说,我作为二公子,见到你肯定会向你出手,把你抹杀。”

    二公子无极眨动巨大的眼眸,眼神中充满了兴奋和混乱,元姆夫人很熟悉这种眼神,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眼神!

    她与这位二公子是同一类人!

    “但是,我不会这么做,我被老师镇压在此,我怎么会帮助弥罗宫呢?”

    弥罗宫二公子突然大笑起来,一道白发卷住凌天尊,唰的一声将凌天尊送向混沌海上的其中一株并蒂双莲!

    “我只会成全你,成全你的不世威名,成全你的传奇——”

    那道白发卷着凌天尊笔直向上冲去,冲向另一个宇宙的破灭大劫,耳听得弥罗宫二公子的声音传来,笑得很是疯狂:“去吧,去第六纪,成为弥罗宫的阴影罢!”

    轰——

    凌天尊身不由己穿过浓烈无比的归墟潮汐,眼见的是第六纪宇宙的壮阔壮观的历史,下一刻,她便被抛入第六纪宇宙的破灭大劫中。

    凌天尊放眼看去,只见混沌浩瀚,旋转,将一切摧毁,诸多成道者在苦难中挣扎,一株株道树燃烧,折断。

    然而,即便如此恐怖的景象也不能磨灭她,她掌握了质能不易,想要杀死她太难了。

    但是她却无法摆脱混沌长河的冲刷,如同浮萍般随着长河漂流。

    这时,一座古朴的大殿从她眼前飘过。

    大殿停下,一个年轻人探出手,抓住凌天尊的手掌,温和笑道:“你是谁?没有成道,为何能够在这破灭大劫中不灭?”

    凌天尊登上这座大殿,道:“我叫凌。这是哪里?”

    那年轻人微笑道:“这里是天都,我是天都之主,准备重新开天,再演宇宙洪荒,开辟出另一个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