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宅猪 /作品

    白璩儿后退一步,那口帝棺中一尊高大的身影坐起,这位上皇大帝显然不是人族,而是后天种族中的妖族。

    上皇时代,并非只有人族担任上皇天帝,月天尊和凌天尊支撑起上皇时代,从后天种族中选拔出类拔萃的人物,其中有几位天帝是其他种族。

    那尊上皇大帝已经是尸妖,尸体成妖,身上缠满了锁链,却是易石生将他镇压在这里,免得他化作尸妖作乱。

    他的体内虽然还保存着执念,但是化作尸妖之后,更多的是嗜血的本能,因此易石生不得不将他镇压。

    那尊上皇大帝周身尸气弥漫,低头向月天尊的法旨看去,眼中青光弥漫。

    他身上的尸气太浓烈,让人极不舒服,因此白璩儿才会后退。

    “的确是我师笔迹。”

    那尊上皇帝尸沉声道:“诸位师兄,师尊召我们为人族再战,你们以为如何?”

    一口帝棺中传来沉闷的响声:“我们已经死了,为人族、为后天生灵战死的。虽然我的心不再跳动了,血液也不再流动了,但当年的征战依旧让我心潮澎湃。然而我们已经死了。”

    另一口帝棺中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我的脑海中还有战鼓的声音。”

    “上皇三十万年,诞生了多少英杰,这个时代是我们的时代,不应该随着我们一起被埋葬。”

    “龙汉时代,赤皇时代,开皇时代,延康时代,都有不死者出世,为这一劫而战。最为辉煌的上皇时代呢?”

    “上皇时代没有沉沦,没有被埋葬!”

    “教导我们的师尊还在,还在拼搏拼命!我们不能归入尘土!”

    ……

    一口口帝棺中传来轰轰烈烈的气血流动声,缠绕着那些帝棺的锁链哗啦啦作响,突然一根接着一根崩断!

    那些上皇大帝已经枯败的气血再度飞复苏,在帝棺的上空浮现出一尊尊面目高古的大帝英姿,九尊大帝的虚影立在气血中,向白璩儿看去。

    “虽然历代上皇有不少人神魂俱灭,尸骨无存,但我们幸得保全尸身的,会替他们一战!”

    最后一任上皇天帝尸气浓烈,向白璩儿道:“你先去延康,告诉那里的帝,上皇时代还在,即便是已经死亡,我们还是会从坟墓里爬出来,继续为人族为后天生灵而战!”

    “这是我们未竟的事业!”

    “我们的师弟,易石生,将会背着我们棺椁来到战场!”

    白璩儿向这九位帝皇躬身一拜,起身率众离去。

    归墟大渊。

    云天尊对抗大渊的力量,他已经可以借助道树道果对抗终极虚空的冷寂之风,但大渊中充斥着热寂之风,即便是道果也难以抗衡,时时刻刻消耗着他的法力,甚至让他的大道不断瓦解。

    “这里对烙印终极虚空的成道者恐怕是一个险地!”

    好在他的修为足够强横,终于来到归墟大渊的最底层,只见下方一个雪白的圆球裹着元姆夫人,不断转动,让元姆夫人难以抵挡。

    那雪白的圆球是由一根根头发组成,白发如丝,将元姆夫人这个成道者封锁,让她难以逃脱。

    云天尊手掌抓住并蒂双莲的根茎,向下张望,只见海底有着一张巨大的女子面目,被一条条锁链缠绕。

    只是他搜寻良久,始终没有寻到凌天尊。

    “凌天尊难道已经遭遇不测?”他心中凛然。

    就在此时,突然元姆夫人厉声道:“姐姐,你我只有同心协力才能共同对抗此劫,倘若咱们逃出生天,我让你入主肉身!”

    “好!”

    元姆夫人体内突然传来帝后娘娘的声音:“你我催动轮回之道,逃脱不难!”

    “轮回之道?”

    云天尊微微一怔:“那不是牧天尊的绝学吗?”

    当初在大罗天上,秦牧与他交流功法,他将自己参悟出的神识之道传授给秦牧,秦牧也将自己的所得传授给他,对于秦牧的轮回之道云天尊并不陌生。

    他心中微动:“这定然是牧天尊传授给她们的。需要帝后元姆两个人联手才能施展出来吗?呵呵,看来牧天尊留了一手!他传授给元姆夫人和帝后娘娘的轮回之道,必定藏着破绽!”

    他目光闪动,注视着元姆夫人的一举一动,试图从元姆夫人和帝后娘娘施展轮回之道时看出秦牧留下的破绽。

    下方,圆球之中,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各自控制肉身,合力施展轮回神通,只见道道光轮轮回旋转,从白发圆球中切出。

    那白发切过之处,形成一个个归墟空间,然而轮回光晕却从这些归墟中切出,让其无法阻挡她们的身形!

    元姆夫人从道道轮回之中穿过,很快便逃出白发圆球,立刻冲天而起,向云天尊这边冲来!

    元姆夫人兴奋异常,咯咯笑道:“姐姐,你还真是天真,真的以为我会把肉身交给你?”

    就在此时,她看到一个英俊男子从上空飘然而下,十指翻飞,如同莲花花瓣旋转绽放!

    元姆夫人措手不及,挥袖连连抵挡,然而却被那男子一指点在旋转的轮回光晕上。

    元姆夫人闷哼一声,眉心黑痣化作红痣。

    “云爱卿。”帝后娘娘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云天尊身上。

    “帝后娘娘。”

    云天尊微微欠身:“凌天尊何在?”

    “凌天尊已经被混沌海中的弥罗宫二公子,送到了史前宇宙,说是要成全她的不世威名。”

    帝后娘娘腾空而起,沉声道:“你帮助本宫镇压了小贱人,本宫不会对你说谎。”

    云天尊与她并肩而行,道:“我信得过娘娘。”

    两人一前一后冲出归墟大渊,一个落在大渊左侧,一个落在大渊右侧。

    帝后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淡淡道:“那么云天尊为何还要跟着本宫?你一定要对本宫出手?”

    云天尊摇头:“娘娘,你虽然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但是你回到天庭该如何自处?昊天尊未必能容得下你。”

    帝后娘娘哼了一声:“本宫去找太初,有我资助,太初可夺得帝位!”

    云天尊哈哈大笑,摇头道:“可笑娘娘还是如此单纯。你当年被太初和元姆背叛,落得今日下场,回头还要依靠奸夫。娘娘,你精通轮回之术,难道不会把你自己伪装成元姆夫人吗?伪装成元姆夫人,昊天尊还会提防你?”

    帝后娘娘仔细想了想,轮回之道的确可以做到这一步,而且惟妙惟肖,他人休想看得出来。

    “云爱卿,你为何要帮本宫?”

    帝后娘娘冷笑道:“你想让本宫祸乱天庭,助你延康取胜?”

    云天尊没有否认,点头笑道:“正是如此。那么帝后娘娘如何选择?”

    帝后娘娘催动轮回神通,容貌、声音、性格变得与元姆夫人一般无二,斜斜飞起,依旧正面对着他,不敢有任何放松,咯咯笑道:“本宫如你所愿!”

    云天尊迟疑一下,帝后娘娘身后的天空中,他的神识大罗天浮现,太初帝剑挂在道树上,遥遥欲刺。

    然而他却停了下来,没有趁机刺杀帝后。

    “凌天尊不在,延康的高手又少一位,只能留着帝后。况且我未必能暗杀掉她……”

    他想到这里,神识大罗天隐去,向帝后娘娘微微一笑。

    天河之上,天庭大军浩浩荡荡,沿着天河进军,整个天庭中几乎所有神魔都被征调,另外还有不少神魔各自飞往不同的诸天,那些诸天是天庭的直辖属地,那些神魔手持昊天帝的旨意,征调各路大军,一同前往元界。

    这一路上,天庭征讨元界的规模越来越大,不断有来自各大诸天的援军加入其中,声势越发浩大。

    路途中,天庭又灭掉了几个造反作乱的诸天,洗劫这些诸天,捕获诸多奴隶,用来打理后勤。

    与此同时,居住在玄都的祖神王以天公之力催动天河之水,让天庭大军加快速度。

    天河水面上,各种楼船大舰上神兵神将如云,这些楼船大舰本身便是一件件重器,甚至有日月围绕大舰旋转,舰上不仅有白天黑夜,还有春夏秋冬四季之分。

    更有甚者,直接驾驭着一座天宫赶路,天宫中神魔如林!

    天庭中的各路星斗正神,天煞诸神,也在调动星辰星斗星宿,纷纷赶来。

    更有些楼船大舰拖着一座座巨型神器,行驶在天河上,吃水很深。

    这些楼船上的神器不像延康的神器是打造出来的,这些神器更像是天然形成的。

    其中有些楼船上托运着一条条巨大的山脉,有数以万计的神魔围绕着山脉不断祭炼,试图依据山脉的形状,将山脉炼成各种形态的重宝!

    还有的楼船上许多神魔正在祭炼长达数千里的长河,太极古神在一旁指点,传授他们如何才能将长河祭炼成兵。

    甚至有些楼船上矗立着一座天门,还有九狱台、瑶台等庞然大物,也被天庭的神魔大军整个采出,祭炼成宝!

    天庭盘踞在祖庭之中,祖庭是何等壮阔,何等富饶?

    祖庭中的各座圣地都被他们挖掘出来,这些圣地天生便拥有无边的威能,尽管天庭的铸造之道不如延康,但这些圣地本身的力量便足以镇压一切!

    天庭百万年的积累,不仅仅是神魔数量上远超延康,同样在财力资源上也要远超延康!

    昊天帝回到中军大营,面色阴沉,这次与秦牧一战让他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这次试探让他看出延康的高端战力,已经不输天庭,唯一欠缺的便是中端和低端神魔,天庭在这方面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然而倘若高端战力有损,那么这一战便是必输的下场!

    “如今之计,只有借三公子四公子的力量了。”

    他目光闪动,突然有神将来报,道:“陛下,天湖诸天造反作乱,反贼不听调遣,杀了天湖的主宰,要自立为帝!”

    昊天帝微微一笑,轻声道:“命鬼神下幽都,告诉虚天尊,将天湖诸天献祭了。记住,把朕的原话告诉虚天尊,是献祭天湖诸天!”

    那神将领命,匆匆去了。

    昊天帝向后靠去,喃喃道:“献祭一座诸天给三公子,应该可以换来一位成道者吧?三公子也会见识到我的忠心,必然会借给我更多的力量!而我只差一步便可以让我第二种天庭功法大成,那时两种成道之法尽在我手……”

    他彻底放松下来:“牧天尊啊牧天尊,我不会让你再度成为我的心魔。这一战,你必败无疑!”

    踏平延康,指日可待!

    终极虚空,废弃之地。

    一块巨大的方形石碑前,门板漂浮,秦牧仰头看着这块方尖石碑,石碑是以混沌石炼制而成,经久不坏。

    秦牧打量石碑上的文字,过了片刻,伸出手掌将石碑硬生生掰下一块,仰头把这块混沌石吞了下去。

    “这混沌石一定大补,把石碑吃下去,炼化成鸿蒙紫气,说不定我便能恢复到巅峰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