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宅猪 /作品

    第一二五一章冤家相见(第一更)

    白玉琼与自己的心魔一战,却不像秦牧那般轻松,太虚魔域无法重现太初、太素、太始、太极等大道,秦牧的心魔始终不像秦牧想象中的蓝御田那般强大。

    而白玉琼却没有跳出神识大道,因此这一战极为辛苦。

    她的心魔最弱的一环其实是心魔秦牧,她的三个敌人,阴天子与她相杀了几十万年之久,白玉琼内心中其实并不惧怕阴天子。

    对于子兮天师,她心中更多的是爱慕,倾慕其才华才学,爱其风流潇洒,只是身处敌我双方,求而不得。

    其实,她最惧怕是秦牧。

    她总是怕秦牧会磨灭她的意识,让她觉醒南帝神魂,恢复南帝的记忆。

    在南帝悠久漫长的历史中,自己这个小小的意识只是她的记忆海中的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然而作为白玉琼,她却知道自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有着自己的爱恨情仇,有着自己的抱负与理想理念。

    她不想成为南帝漫长经历中的一篇书页。

    她惧怕于秦牧的神通,惧怕秦牧将她体内另一个魂唤醒,惧怕自己的死亡。

    因此她在面对三大心魔的围攻时,总是躲避心魔秦牧的攻击,不敢与他以硬碰硬,唯恐着了心魔秦牧的道儿。

    秦牧在一旁看了片刻,突然高声道:“白天师,先从我下手!心魔秦牧,并没有我的本事,他不会我的轮回神通!”

    “果真?”

    白玉琼闻言精神大振,又惊又喜,接着秦牧便看到白玉琼一道神通飞出,心魔秦牧粉身碎骨,被她的神通撕成无数份!

    秦牧脸色一黑:“看来白天师对我很有成见……”

    除掉心魔秦牧,白玉琼终于放开了,各种神通千变万化,身形神出鬼没,空间神通,造化神通,术数神通,佛门神通,龙族神通,凤族神通,甚至北帝神通、西帝神通,乃至其他天尊的神通,她都一发施展出来!

    很快,心魔阴天子也被白玉琼重创。

    让秦牧略感欣慰的是,心魔阴天子的死状比心魔秦牧还要惨,显然白玉琼对阴天子更多的是恨意。

    不过让秦牧感觉到意外的是,白玉琼对心魔子兮始终没有痛下杀手。

    非但没有痛下杀手,反而柔情蜜意,不断与心魔子兮周旋!

    以白玉琼的实力,除掉心魔子兮并非难事。

    秦牧狐疑,观白玉琼眉眼间似有似水柔情,与心魔子兮不像是生死相搏,反倒是调戏调情。

    秦牧心中更加狐疑,渐渐焦躁起来,前方传来神通碰撞的声音,显然是其他人也在搜寻昊天尊的下落,并且已经走得很深。

    倘若被其他人寻到昊天尊,万一不是来杀昊天尊的,而是将昊天尊救走,岂不是前功尽弃?

    “白玉琼好像对子兮天师有意思……”

    秦牧越看越是疑心,白玉琼眉眼间的柔情几乎快要溢出来了,始终不愿痛下杀手,耽误了太多时间。

    “白玉琼活了近两百世,也算是老江湖,难道一直没有看出来子兮天师是烟云兮女扮男装?”

    秦牧突然咳嗽一声,提醒道:“白天师,子兮天师的确神通广大,是你的劲敌!这女子原名烟云兮,女扮男装,骗人感情,乃是开皇麾下罪大恶极之辈,万万不能放过她!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白玉琼闻言,突然心神大乱,被心魔子兮抓到机会,几乎落入她的必杀劫阵之中,狼狈不堪的逃脱,不禁大怒:“烟云兮?女扮男装?骗我感情?”

    秦牧欣慰的看到白玉琼重振旗鼓,心魔子兮的死状,比心魔阴天子和心魔秦牧还要凄惨百倍!

    白玉琼走来,这女子面无表情,显然心里很是不快,淡然道:“牧天尊,咱们快点走吧,不要被其他人夺了头功!”

    秦牧小心翼翼的跟上她,一句话也不说。

    白玉琼也是一句话也不说,秦牧偷偷瞥去,却见这女子泪湿双颊。

    秦牧心头一突,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骗人感情!烟云兮——”白玉琼磨牙,杀气腾腾,让他不寒而栗,如坠黑暗深渊。

    “呵呵……”

    秦牧干笑两声,眼角抖动,心道:“阴天子玩弄感情,害了帝译月,烟云兮玩弄感情,偏了白玉琼,这两人恐怕都会糟糕。不过好歹烟云兮也是开皇的第二天师,我须得先告诉她,让她提前准备一下。不过话说回来,烟云兮应该在帮助开皇处理政务,暂时不会遇到她……”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前方传来驴叫声:“昂儿昂——,黑猫儿,三多哥,你们不行啊,连天庭的真武侍郎都打不过,还是看我的厉害!”

    秦牧脸色微变,这驴叫声正是烟云兮的坐骑,吕诤大魔王的叫声。

    “糟了!”他心中暗道。

    吕诤大魔王在此,那么烟云兮一定也在这里!

    想想刚才心魔子兮的死状,秦牧便不由连打几个冷战。

    白玉琼面沉如水,身上的杀气愈发重了。

    “嗯,待会白天师对子兮天师下手的时候,我躲远一些,这件事,我就当不是我说的……”

    就在此时,突然前方有人高声道:“神器御天尊的脑袋就在这里!各位小心,昊天尊应该就在附近!”

    秦牧又惊又喜:“昊天尊就在附近?看来这次他在劫难逃了!”

    他与白玉琼快步上前,路途中一尊尊巨型的尸行者匍匐在地,率领无数心魔疯狂厮杀,白玉琼与秦牧一路硬闯,秦牧对抗各种各样的心魔,白玉琼则对抗尸行者。

    两人施展全力,从魔山魔海中杀出一条血路,翻越了几座熊熊火山,踏过岩浆火海,从浓密的黑烟中穿过,只见路途中倒下了不知多少心魔,甚至还有尸行者的尸体!

    除此之外,他们还看到了许多天庭神魔以及造物主的尸体,显然众人厮杀惨烈。

    前方是御天尊头颅,这颗头颅原本大如星球,但现在已经缩小了无数倍,不过也有山头大小。

    这颗脑袋压塌了群山,矗立在那里。

    昊天尊应该鼓荡残存法力,驾驭这颗头来到这里,接着便法力失控,道心失控。

    来到这里的天庭、无忧乡和造物主数量已经不多,但都是顶尖级的存在,只有五十多人,多是玉京、凌霄、帝座境界,天宫在他们身后飘扬!

    他们相互对峙,极为谨慎,毕竟,来到这里的强者太多,除了樵夫圣人之外,每个人都不容小觑!

    哪怕是那头嚣张的驴子,也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