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宅猪 /作品

    他此言一出,无论妍天妃还是琅轩神皇都是百味杂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只有石奇罗欢欣鼓舞,拍手叫好,感动得眼中似有泪花闪动:“没错,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共抗时坚!”

    元姆夫人本来便是毁灭古神,作为元姆夫人转世身的石奇罗说出这种话来,并没有出乎晓天尊的预料。

    “道兄不是被月天尊流放了吗?”

    太阴娘娘问道:“你消失了六年时间,这六年来,你错过了许多大事。”

    晓天尊也不禁感慨万千,仅仅是六年时间,他便错过影响世界格局的几件大事,这世界的变化太快了,若是从前,他随随便便闭关一次,也不止六年时间,醒来后世界依旧是从前的模样。

    而现在,这短短六年竟然出现了元界天尊对立,祖庭完全开放,天盟会议,祖庭背面开放,兽界成立,龙虓成为兽界之主,太极古神出世,天公身死,鸿天尊道消,玄都被各大势力瓜分,以及祖庭玉京城出世这些大事!

    换做从前的时代,这些大事即便是上万年也未必有一件,而现在短短六年便统统发生,让人目不暇接。

    这个时代的节奏之快,稍稍闭关几年,只怕便会被时代远远抛在身后!

    “我在混乱空间中遇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有自己的奇异经历,因此修为大进,道心修养大进。”

    晓天尊回想自己这几年的经历,不禁感慨一声,道:“倘若有人能为我这几年经历著书立传,怕不是可以写出一本鸿篇巨制来?我这几年的经历之玄妙离奇,连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有元木护体,因此能够在混乱空间中保全自己,从而探索混乱空间中的秘密。、

    在那里,他看到了过去宇宙的遗迹,一个又一个遗迹,一块又一块大罗天碎片,还有瑰丽雄奇的道树,不同的大道规则。

    更为关键的是,他在那里遇到了奇妙的异象,那片混乱空间中一个又一个的小小宇宙诞生,成长,壮大,然后走向凋零,毁灭。

    这种诞生,毁灭,速度之快是外界的人难以想象的。

    晓天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头的震撼无以伦比。

    他看到那些小宇宙中甚至还有着生命,还有着古神,还有着如他一样的存在,他们有着恩怨情仇有着爱恨纠葛,只是他们的寿命实在太短促了。

    在晓天尊不经意之间,他们便度过了短暂一生。

    甚至更为可怕的是,晓天尊还看到这些小巧宇宙之中还有成道的存在,但是在他们的宇宙破灭时,即便是成道的存在也枉然,只能死在这些小巧宇宙的破灭之中。

    一切就像是梦幻泡影,破灭时不复存在。

    他那时突然有一种可怕的想法。

    当晓天尊环顾四周,看到大大小小的宇宙像是泡沫般从这片混乱空间中诞生,生长,破灭,他心中的那个可怕想法便愈发壮大,不可遏制。

    “这里是一个可怕的存在的试验场!他借助这里的小宇宙,试图寻找到一种宇宙破灭他也不灭的办法!”

    他四处寻找,试图找到这个可怕的存在,然而他游历了六年时间,却还是没能寻到混乱空间的尽头。

    他只看到一路上光怪陆离的景象,各种语言无法形容的景象,让他愈发肯定那里就是一位无比可怕存在的试验场!

    他经历了许多危险,九死一生,不知道那位存在是否已经死了,但是对未知的渴求让他继续探索那里。

    直到天公死亡,天道的悲伤传递到那片混乱空间,他才突然清醒过来,寻找出一条离开的道路。

    等到他离开之后,这才发觉已经过去了六年,而那时,正值祖庭玉京城破封出世,滔天的光芒冲破祖庭壁垒。

    在他心中,祖庭玉京城,是可以与混乱空间媲美的地方,是这个宇宙中的两大谜团,吸引着他前来。

    经历了这一切的晓天尊,对道心的提升是不可估量的,而且他获得的好处还不止于此。

    妍天妃、琅轩神皇、石奇罗和太极古神看着他,均感觉到他而今的气度与从前有所不同,但具体不同在何处,便不是他们所能揣度了。

    晓天尊成为他们的领袖,也被他们默许下来。

    此时,世界树的树苗愈发茁壮,每日震动一次,生长一次,圣地中的众人有的在观察世界树的大道纹理,有的在观察叶子纹络,虚生花和蓝御田则坐在树下悟道,试图参悟出世界树所蕴藏的大道理。

    这株世界树的复生,让众人忙碌而充实,只是偶尔有人想起来,说道一句:“魏随风和叔钧还没有回来呢。”

    然而之后便忘却了此事,继续忙碌他们自己的事情去了。

    虚生花和蓝御田时不时的从悟道中醒来,交流彼此所得,蓝御田道:“这株世界树中蕴藏的大道实在玄奥高深,一时间难以摸清理透,倘若完全摸索出来,怕不是要成道哩!”

    虚生花道:“我觉察到有些大道,似乎不是咱们这个时代的道理,咱们这个时代不存在这种大道规则,莫非是上一个宇宙纪的大道?”

    两人都有着许许多多的疑惑,难以解答。

    为何世界树会烙印着从前的宇宙的大道?世界树与成道者的道树有何联系?

    成道之后是否还有境界之分?

    成道之路是否只有道境这一条路可走?

    两人即便是百万年来天资天分最高的人,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秦教主去哪里了?”

    虚生花想起秦牧,连忙问道:“有他帮忙的话,说不定速度更快一些。”

    蓝御田努了努嘴,道:“我哥在那边。”

    虚生花急忙看去,只见秦牧此刻在世界树树苗的另一端,正绽放自己的神藏领域,将领域铺开。

    他的领域中的祖庭,此时铺在世界树幼苗的根茎下,一座座天宫环绕着树苗,一尊尊元神坐落在天宫之中,站在九狱台中,催动道法神通,尝试着烙印在世界树的幼苗中。

    虚生花呆了呆,吃吃道:“他在做什么?”

    “大概是在尝试把世界树炼化,变成自己的宝物吧。”

    蓝御田也有些不敢肯定,道:“现在世界树还是幼苗状态,是最适合炼化的时候,倘若再长高一些,他的领域便无法将世界树纳入其中了。所以现在炼化最是省力,也最有可能成功。”

    虚生花望去,只见秦牧的灵胎神藏领域尽管已经铺开到最大的程度,但世界树的树冠却还是来到他的领域的天穹穹顶处,想来只要再生长一次,便可以冲破他的领域穹顶!

    即便如此,秦牧还是固执得尝试炼化这株幼苗。

    他除了试图把自己的大道烙印在世界树中之外,还在尝试着把自己的灵胎祭入树身之中,哪怕一次又一次失败,被世界树排斥出去,也毫不气馁。

    虚生花瞠目结舌。

    这时,拎着小水桶的女子从这边经过,那女子太易很是刻薄,摇头冷笑道:“傻狍子,蚍蜉撼树,不自量力。”说罢,摇头去了。

    虚生花和蓝御田目送她走远,各自收回目光。

    虚生花问道:“你觉得教主能成功吗?”

    蓝御田摇头道:“我哪里知道?不过世界树从前应该没有被人砍断过吧?说不定树苗时期,真的能够被炼化。但是炼化这株树,或许真如太易所说,有点像是蚍蜉抱着一条树根摇晃……”

    两人齐齐摇头,均不太看好。

    虚生花问道:“教主借太易的那片道树树叶,还给了太易没有?”

    蓝御田摇头道:“没有还。哥哥从来没有提这回事,像是忘记了,太易也没有提这回事,像是也忘记了。”

    虚生花想了想,道:“这说明太易还是期望教主能够炼化世界树的,只是他嘴上不说,还要嘲讽两句。”

    “牧天尊顽固的样子,真像是一只傻乎乎的袍子。”明皇的声音传来。

    此时明皇模样与从前有些不同,从前他是魂魄,而现在则有了肉身,只是这具肉身有些古怪,身上还有着木质纹理。

    这是秦牧费尽心思,请太易从世界树上的一根枝条上砍下来一小块树皮,用树皮给他再造了一具身躯,又用树叶上的露水当做他的血液。

    现在这具躯体行动不便,而且明皇时刻担心着自己会不会生根发芽,因为他总是感觉到自己有发芽的迹象。

    秦牧一共造了两具身躯,一具给他用,另一具的用处却没有多说。

    他已经请人前往明皇陨落地,去寻明皇的血肉,等到血肉寻来,便可以用明皇血肉强大的造化能力,让这具木质躯体变成血肉之躯。

    完全复生的明皇,肉身绝对比从前更加强大!

    明皇艰难的挪动脚步,走到两人身边,躬身施礼:“御天尊,你先前说你在天海处感应到有一个境界,这天海境界你是否确立了?我死而复生,需要从头修炼,否则无法掌控这具躯体。”

    蓝御田道:“天海境界既是一个道心境界,也是一个法力境界,我又称之为天心境界。这个境界我也是不久之前确立出来。不过我的道途,与而今的神藏天宫修炼体系不同,我将四天门、瑶池瑶台、斩神台、九狱台、天海,都并入了祖庭境界。并无天宫这个境界。”

    明皇虚心求教:“敢问天尊,倘若并入天宫这个境界,该如何修炼?”

    蓝御田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便尝试一下,把这些境界并入天宫之中,讲解给你听。花道友、司婆婆、文元道友、幽溟太子和虚道友是天宫境界的大行家,还需要他们来相助。而瑶台、斩神台和九狱台这些境界领悟最深的则是我哥。我若是有讲的不对的地方,还须得请他们斧正。”

    他神识波动,请来众人。

    明皇吃吃道:“花萱秀、文元也是大行家?”

    他看向花萱秀和文元这两个小不点儿,有些难以置信。

    花萱秀老气横秋,看着他颇为得意。

    众人赶到,秦牧也分出一道元神降临,众人各自阐述天宫各个境界的奥妙,圣地中所有人都聚集过来,侧耳倾听。

    到了第二日,世界树再次震动,又生长了一次,终于将秦牧的神藏领域顶穿一个大洞。

    秦牧也是无奈,却依旧锲而不舍的继续试图炼化这株神树。

    世界树下热闹无比,天宫各个境界被众人讲述一遍,让所有人都受益良多,大开眼界。

    蓝御田听众人讲完,于是尝试着把四天门、瑶池瑶台、斩神台等境界与天宫境界结合,逐一讲解,把这些境界贯通起来。

    世界树下道韵萦绕,道音围绕着世界树响起,树上竟然有朵朵道花从天而降,令人沉醉其中。

    这些道花落地便径自化去,不复存在,但每个人都趁此机会参悟出许多东西。

    这次世界树下讲法,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只是一次盛大的交流,但对于后世来说意义之大完全不逊于百万年前的瑶池盛会!

    世界树下讲法的众人,除了秦牧和蓝御田之外,其他人都名声不显,但是在将来,他们却被尊为天尊!

    他们开创的境界,也将影响后世!

    然而此时对于树下的人来说,这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讲法传道而已,并未去想这里面的深层次含义和意义。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气息暴涨,神藏领域再度拓张,再一次将世界树幼苗纳入自己的领域之中。

    他赫然多出了一个境界,天海境界,这个境界位列在瑶池与斩神台之间,让他修为大增,他的一座座天宫中多出了一片天海,而祖庭之中也多出了一片天海,与天河贯通!

    祖庭、天海、玄都、幽都、元都、诸天万界,乃至于一座座天宫,都借助天河连为一体,让他的修为实力有了一次飞跃!

    瞎子、哑巴和司婆婆等人见此一幕,都大是欣慰,异口同声赞道:“牧儿果然了不起,啃了我们之后,终于开始啃自己弟弟了!”

    ————今天起得早,不按时更新了,提前更了。宅猪去处理家务事了,下午不知几点钟回来,晚上更新可能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