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宅猪 /作品

    村长警觉地看着火天尊,心中有些惴惴。

    现在云天尊的肉身被秦牧限制了一切修为,只剩下元神修为还能动用,他的元神固然强大,但是否是火天尊的对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火天尊从祖庭玉京城归来后,修为实力大增,显然贸然出现在祖庭,像是未卜先知一般挡住他们的去路,总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他是如何知道云天尊要去祖庭?

    如何准确的挡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的?

    云天尊依旧很是淡然,火天尊张开双臂,他并未上前与火天尊拥抱,而是笑道:“能够再见故人,我心中也是极为欢喜。火,你似乎有些疑虑,对御天尊、牧天尊他们颇有微词。可否说一说?”

    火天尊放下双臂,似乎对故友重逢云天尊却没有与他拥抱有些失望,笑道:“我不想提那些伤心事。我为人族的安危兢兢业业,却总被人误解。嘿嘿,你走之后的这些年,是我保住了人族,让人族没有灭族之忧。然而无论是凌天尊月天尊,还是开皇幽天尊,对我都是冷嘲热讽!”

    他越说越气,冷笑道:“尤其是牧天尊!当年我敬他为御大哥报仇,是血性男儿,却没想到他对我误解最深!我为人族忍辱负重,甚至不惜背负残害同族的骂名,但我保全了人族,在南天经营出理想世界!而他为人族做过什么?他只会带着人族造反作乱!他只会把我经营出的大好局面打坏!他还有脸说我人族的罪人!”

    他看着云天尊,目光热切:“他们不理解我,云,你一定理解我对不对?”

    云天尊沉吟良久,抬头笑道:“我理解你。”

    火天尊精神大振,哈哈笑道:“我知道你会理解我!当年龙汉时代你我不止一次详谈,倾诉彼此理念。你我理念虽有不同,但你知道我的为人!”

    云天尊点头:“龙汉时代,人族微弱,只是诸天万界无数种族中比较惹眼的一个,诞生了我们龙汉九天尊。但是那时候人族的力量微不足道,哪怕是我们龙汉九天尊也只是古神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直到牧天尊在天河上杀五曜古神,这才让世人震惊于人族的力量。”

    火天尊脸色微沉,听到他提及秦牧的战绩便有些不快。

    云天尊继续道:“即便如此,人族的力量还是太弱了,绝望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我。我感念于自身力量的不足,屡次找你,请你帮我,你说要为人族寻另一条路。”

    火天尊回想往事,道:“那时,我们密谈良久,你觉得人族很难取胜,我们没有实力与古神半神争锋,甚至随时有可能让人族万劫不复,你希望我帮你。”

    云天尊叹道:“你说鸡蛋不能全放在一个篮子里,须得有两种方案。方案一,是我继续反抗,为人族继续抗争。”

    火天尊道:“方案二,则是我率领一部分人族投靠半神,与半神一起对抗古神。倘若你失败了,人族也不会因此而被灭族,还有我这一部分的人族生存下来。”

    云天尊点头道:“所以我对你投靠昊天尊一事并无异议,事实也证明你的目光看得极为长远,识人很准。昊天尊的确厉害无比,击败了古神,击败了我,夺得了龙汉时代的最终胜利。”

    火天尊沉声道:“而我们当时商议,你带领人族造反,倘若失败,我为了表明对半神的衷心,必须要去杀你。我的确去了。”

    他哽咽道:“我噙着泪去杀你,你死了,我的心最痛!但是我因此也背负骂名!云,你怪我杀你吗?”

    云天尊摇头道:“我并未因此怪你。”

    火天尊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欣慰:“我知道,只有云才是豪杰,才是最理解我的人!什么秦天尊,什么牧天尊,给云提鞋都不配!”

    “后来,赤明革命,火,你也是噙着泪去杀明皇的罢?”云天尊问道。

    火天尊的面具的眉头微微皱起,道:“明皇还不如你,他很难成事,只会碍事。”

    “上皇时代,你应该也是噙着泪去杀月天尊,去杀凌天尊。”

    云天尊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身后的被火焰烧红变得有些扭曲的天空,感慨道:“开皇时代,你噙着泪去杀秦天尊。延康时代,你噙着泪去杀牧天尊……”

    火天尊面具的眉头皱得更紧,看着云天尊身后的天空。

    突然,他截断御天尊的话:“云,论谋略,论经略,赤皇明皇都不如你。月天尊凌天尊是两个奇女子,但是她们的手段比你逊色太多,根本斗不过昊天尊,斗不过十天尊!至于秦天尊秦业,他崛起的时候,宇宙洪荒大局已定,十天尊一统天下,其他人再无翻身可能!牧天尊,更是小孩子胡闹腾而已。云,你应该明白的。”

    云天尊微笑道:“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杀他们的时候不再噙着泪?”

    火天尊猛地转过头来。

    两人,四条腿,几乎是站在一条线上,只是一个面向东方,一个面向西方。

    火天尊转过头来的时候,云天尊也转过头来。

    村长只觉这一刻两座大山间的火焰突然变得炽热起来,道火卷动,有干燥的热风扑面而来,让他嗅到一股焦糊味儿。

    他的手掌死死握住神剑剑柄,战意越来越强,心无旁骛,死死盯着火天尊的一举一动。

    祖庭的大山巍峨壮观,然而即便再高的雄山也压不住他们的气势!

    云天尊微笑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你成为十天尊的那一刻开始的吗?从你掌握至高权力时,你再杀同族便不再噙着泪了吧?”

    火天尊沉默,两座神山之间道火呼啸,从山间峡谷向两边吹去。

    两座大山在火焰中消融,地面浮酥,地下岩浆滚滚,地面在岩浆上浮动、酥软、熔化。

    “龙汉时代,我们数次相商,我理解你的选择。”

    云天尊道:“从前有个国家,民生恶劣,谋士有两个儿子,要出门闯荡。大儿子说,我要去扶持权贵,推翻朝廷,权贵有实力有势力,权贵成了黄帝,我成了权贵,就可以让民众活得更好。”

    “小儿子说,我不信任权贵,我要自立门户,打造自己的势力,推翻朝廷,让民众生活得更好。于是他们约定,倘若小儿子失败,为了免于继续战火滔天,大儿子必须要杀死小儿子。”

    火天尊面无表情,侧头听着。

    “后来作恶的朝廷被推翻了,大儿子扶持的权贵做了皇帝,而小儿子成了反贼。大儿含泪杀了自己的弟弟,让战争停止。”

    云天尊问道:“这是我们当年想法罢?”

    火天尊没有回答。

    云天尊道:“大儿子因为扶持皇帝有功,成了权臣,然而国家依旧是民生凋敝,百姓困苦。这时候,大儿子已经没有了推翻新朝廷的想法,因为……”

    他淡淡道:“因为他就是这个朝廷的一部分,是朝廷中最有权势的人。他怎么会推翻自己?所以,每当有人因为忍受不住压迫去反抗,大儿子总是第一个跳出来,把义军灭掉。因为他经历过龙汉三分天下,经历过那些事,他知道,他不能让这些义军把自己权位打掉。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为了自己家族的那个大儿子了。”

    “云,你变了。”

    火天尊萧索的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云了,不再是那个理解我的云了。”

    他的面具上的面孔扭曲,同时露出哭和笑两种神态:“你与牧、秦他们一样,你也希望我死?”

    云天尊背负双手,看着他身后被道火扭曲的天空,悠然道:“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他嗤笑一声:“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火,你还有退路。”

    他转过身来,直面火天尊:“火,倘若你可以去行刺昊天尊,借你与昊天尊的关系将他斩杀,那么人族便可以大获全胜,推翻现在的天庭!所有功绩,你都可以一人独揽!无论是我,还是凌天尊月天尊,或是开皇牧天尊,功绩都不如你显赫!你完成了我们百万年都无法完成的伟业!”

    他大声道:“你从前的一切作为,我都可以替你瞒下!你在人前,将会是一个忍辱负重,背负骂名,并且一举取得最终胜利的光辉存在!无数人赞扬你的付出,后世无数人敬仰你的作为,而不知道你从前的所作所为!你的过去,都会被抹去!只要你去刺杀昊天尊!”

    火天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笑了起来。

    云天尊皱眉,火天尊的笑声越来越大,声音震动峡谷,让两座大山在道火中崩塌,化作滚滚岩浆。

    “云,不可否认,你比牧天尊更有蛊惑力。”

    火天尊转过身来,直视他的面孔,声音却仿佛没有任何温度,越来越冷:“但是,你们根本斗不过昊天尊,斗不过天庭!我若是去刺杀昊天尊,即便能杀了他,我也会被他临死一击反杀!你的计策很好,一石二鸟,一举除掉我们两人!”

    他讥讽道:“之后,你便可以一举铲平天庭,然后你便可以对付开皇,对付牧天尊,将他们除掉,你独揽大权!他们这些愣头青,怎么会是你的对手?你想的很好,真的很好,除掉了我,除掉了昊天尊,再除掉牧天尊和开皇。”

    云天尊长叹了口气,萧索道:“你真的变了,你已经背叛了你的初心……”

    “错!”

    火天尊身边的道火突然变得无比旺盛,怒火焚烧一切,将他心中的愤怒释放出来,有如吞噬一切的猛兽:“是你们背叛了我!”

    ————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