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凶猛》

柳下挥 /作品

    “神经病!”

    挂断电话,陈述仍然怒意难平。

    你背叛了我的感情,辜负了我的忠诚,让我在奋斗了几年的公司里一无所有,让我在行业内声誉扫地——然后,你现在告诉我说「我们就算是恋人,也可以做朋友。就算做不了朋友,也可以进行一些商业上的合作」?

    什么时候「朋友」这两个字那么不值钱了?

    至于「商业上的合作」那就更不可能了。你们泼我脏水,我也捅过你们刀子——原本大家就关系不睦,我有必要和你们合作吗?我想要赚钱,还需要找上你们吗?

    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已经是一个拥有三个亿的三分之一资产的超级富豪了,我嚣张跋扈,我骄傲膨胀,我眼高于顶,我放浪形骸,我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除了孔溪!

    陈述看了看旁边的枕头,心想:“幸好今天晚上孔溪没有睡在自己身边,不然凌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还不得让孔溪误会?”

    想到这种可能性,陈述就有种心有余悸的慌张感。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似的。

    陈述划开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孔溪的微信号,打字说道:凌晨刚刚给我打过电话。

    想了想,又把这一行小字删除,写道:我想你了。

    他相信孔溪,他也相信孔溪相信他。

    “睡觉。”陈述把手机放到床头,然后再一次躺倒在被窝里。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凌晨脸色煞白,心脏就像是被一只尖利的锥子狠狠刺下,痛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以陈述的性格,自己打过去这通电话,一定不会讨到什么好脸色。但是,她还是抱着一定的幻想,而且也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她不是去和陈述道歉求和,更不是什么旧情复燃,而是希望大家以一个成年人的方式来达成某一项的合作——

    她没想到陈述那般的绝情。

    比她想像的绝情还要更加绝情。

    「那我就当你死了!」

    她宁愿陈述能够对她破口大骂,也不希望她用那般鄙夷不屑极度厌烦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来。

    王信坐在一边品着红茶,看到凌晨脸色难堪之极,便已经知道了这通电话的最终结果,问道:“他说什么?”

    “他不见。”凌晨说道。

    她没有把那句「那我就当你死了」的话说给王信听,她也不会把这句话说给任何人听。这是她一个人要深藏于底的秘密。

    一是伤得太痛,二是骂的太凶。

    他不能让王信觉得自己是个不值钱的女人,她不能让王信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对于男人这种动物,别人要的,他会抢。

    别人不要的,怕是他也不要了。

    “不见就不见呗。”王信放下手里的茶杯,捻起盘子里的绿豆糕吃了一小口。这是他的一个独特的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喝一杯红茶,吃一块绿豆糕。又因为他坚持健身的缘故,倒是一直保持着得体的身材。“他以为他是谁?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竟然以为说服了陈述就能够说服孔溪签约我们。陈述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董事长交待的事情,我们总要努力的尝试一番。”凌晨看向王信,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没能帮上忙。他还恨着我。”

    王信把小半块绿豆糕塞进嘴巴里,用旁边准备好的手帕把手擦拭干净,伸手握着凌晨的手,劝慰着说道:“说什么对不起?这又不是你的错。倒是让你给他打电话有些强人所难了。我都说了,不要打这通电话,你偏要试试。有时候啊,你也不要太把我爸说的那些话放在心里。他哪里了解现在的状况?”

    凌晨低眉顺眼,楚楚可怜的模样,柔声说道:“我知道,伯父不喜欢我。如果不是你坚持的话,怕是我们俩早就被分开了。我知道这会让你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也想要帮帮你,想要和你一起分担,无论是生活上的事情,还是工作上的事情——我想着,倘若我能够把这件事情完美的解决掉了,能够让孔溪顺利的和华美签约,那么,伯父会不会对我的态度有所变化?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能够真正帮到你的女人?是你的良配?”

    “晨晨,委屈你了。”王信握紧凌晨的小手,说道:“我爸是那种老古董,一时半会儿还没转过弯来。过一段时间就能够接受你了。你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他会被我们给感动的。再说,他是我爸,我是他儿子,最终他也只能接受我的选择。”

    “我很笨,但是我会努力的。”凌晨认真的点头,说道。

    “好,我们一起努力。”王信笑着说道:“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是不是他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凌晨点了点头,说道:“无所谓了,是我欠他的。”

    “早晚要让他付出代价。”王信冷笑连连:“我就不信了,一个小人物能够折腾出什么浪花出来?”

    “你都说了,他是一个小人物,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凌晨劝导着说道:“给他打这通电话,本来是想通过他来劝服孔溪加盟华美。既然他这条路走不通,那这件事情还要继续吗?”

    “当然。”王信眼神深邃,沉声说道:“我要直接和孔溪谈。”——

    身穿黑色西装制服的侍者推开房间门,然后侧让到一边做出一个邀请手势,说道:“孔小姐,请。”

    “谢谢。”孔溪对着他点头道谢,然后抬脚跨进包厢,王韶紧紧的跟随在身后。

    坐在包厢里面等候的王信和凌晨立即起身迎接,王信老远的就伸出手来,笑着说道:“孔溪小姐,好久不见,真是越来越让人惊艳啊。”

    “王总缪赞了。”孔溪笑着说道。“王总也风采依旧。”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哪能和孔溪小姐这等神仙中人相提并论?”王信笑呵呵的说道,又向王韶伸手,主动打招呼说道:“韶姐,我们又见面了。也要感谢韶姐的安排,才能够见到我仰慕已久的孔溪小姐。”

    王韶和王信握了握手,说道:“我答应过王总,要把你们的诚意带给小溪,自然是要说到做到的。”

    王韶神情坦然,并不担心孔溪误会她和王信之间的关系。毕竟,她现在和孔溪绑定极深,是真正的一条船上的人。孔溪好,她也好。孔溪不好,她也落不得什么好。

    而且,上回和王信凌晨私下见面,她回去之后就立即告诉了孔溪这件事情。孔溪对自己和他们之间的见面内容不太感冒,倒是问了好几个和凌晨有关的问题。

    女人呵!

    “是的,我们想让孔溪小姐感受到我们的诚意,我也感受到了韶姐的诚意。”王信哈哈大笑出声,指着身边的凌晨介绍道:“这是凌晨,是我的助理。”

    “孔溪小姐,我是你的粉丝。你的每一部戏我都看过。”凌晨快步向前一步,主动向孔溪伸出手来,像是一个小粉丝遇到偶像一般的激动。

    自从孔溪进门之后,她就一直站在旁边关注着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真是个完美的女人啊,容颜精致、皮肤白皙、优雅温和,让每一个和她接触的人都如沐春风。

    待人接物礼貌得体,就算是对待为她开门的侍者都不吝给予真诚的笑意感谢。她在这样的场合游刃有余,不需要刻意的做什么,不需要多说一句话,却是人群当中当之无愧的焦点。

    无论是王韶还是王信,包括站在旁边的自己,所有人在说话的时候,视线都会情不自禁的放在她的脸上。

    因为什么?

    因为内心深处隐晦的担心会把她冷落掉。

    同为女人,凌晨却极度的羡慕这样的女人。

    不,是嫉妒。

    凌晨是孔溪的粉丝吗?当然不是。

    以前她虽然听过孔溪的歌,也看过孔溪的影视作品,但是,那只是单纯的喜欢,或者也觉得孔溪的演技很不错。

    在她的世界里,那是一个和她的世界有距离感的人,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人。和其它的许许多多明星一样。

    可是,因为工作的缘故,她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些灿烂的如天上星辰一样的人物和她同桌吃饭,和她喝酒聊天,甚至和她成为可以一起喝下午茶的「闺蜜」——

    她突然间发现,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才是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

    她不想去吃油腻腻的肥肠面了,她不想去人踩人的步行街了,她不想再去挤公交或者地铁,她不想整天和那些她和一样一个月只有几千块钱收入的同事坐在一起买折扣券抢双十一的降价商品。

    她知道,她和陈述在一起,永远都不可能摆脱这样的生活。

    而王信,却让她所幻想的一切都伸手可得。

    所以,这不是人生当中一道抉择题,这是一道送分题。

    她义无反顾的投入了王信的怀抱,把相恋多年的陈述一脚踢开。

    可是,没想到的是,陈述的遭遇更加离奇,他离开华美,却进了东正。没了小组组长,却成了企划部副总监。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和这样一个各方面完美无缺的女人传了绯闻。

    孔溪!

    孔溪!

    孔溪!

    她无数次的在心里呼唤这个名字,她无数次的在电脑里面搜索这个女人的资料,她又重新听完了她的每一首歌曲,看完了她主演的每一部电影电影剧。

    她甚至翻遍了她所有的微博,把数千条内容从头到尾的翻阅了一遍。

    她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