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机顶盒究竟是“背锅侠”还是“元凶”,有人这么说!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摘要

周一,众视DVBCN推送了一篇《警惕:机顶盒将成为全国一网整合的拦路虎》(点击进入),引发网友热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线电视的问题是体制、机制、技术、市场多种因素长期累积的结果。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根据网友的反馈,DVBCN选出大家关心的话题共同探讨。

今天我们探讨有线电视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的形成,这需要从制度经济学说起。

有关制度经济学

美国经济学家诺斯因为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阐释了制度、制度变迁和经济绩效之间的关系,成为经济制度学创立者,于199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理论对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起到了重要的指导意义。

路径依赖是指人们一旦选择了某个体制,由于规模经济( Economies of scale) 、学习效应(Learning Effect) 、协调效应(Coordination Effect)以及适应性预期(Adaptive Effect)以及既得利益约束等因素的存在,会导致该体制沿着既定的方向不断得以自我强化。

路径依赖就好比一条不归路,一旦人们做了某种选择,无论好坏,惯性的力量会使其轻易走不出去。

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指导人们要通过制度创新、放松管制建立开放型社会,在以市场为主导的前提下,通过政府科学适当的干预,适时阻断制约经济发展的路径依赖,通过营造更多交易机会,降低交易成本促使经济不断增长。他的理论可以解释我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崛起的奇迹,也可解释“穷国为什么穷,富国为什么富”,同样可以用于解释“广电为什么穷,电信为什么富”,当然也可以指导有线电视通过制度创新、尊重市场规律,重新走向辉煌。

所有的路径依赖都有一个形成的过程。有线电视的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需要追溯到两项关键技术的诞生。

有线电视的第一项关键技术-DVBC

 1993年出台的DVBC技术标准,让有屏蔽层的同轴线能够以广播方式,直接向千家万户传输带宽高达数千兆的电视频道数据,单个频点可传输50M数据带宽,而同期点对点的电信双绞线只能传输几十K数据。DVB广播技术与点对点的IP网络技术相比没有中间数据搬运存取环节,传输设备简单、维护成本低、覆盖范围广、安全管控容易。

标准化的DVB C技术很快带来了规模效益,乃至后来几乎所有的电视机芯片都具备DVBC解码功能,以让电视机不需要额外硬件成为有线电视终端,泰信借助下载CA技术与电视机厂家合作,也一直致力于将这部分终端资源利用起来。但很可惜,电视上的DVBC资源至今绝大部分浪费闲置,曾有电视芯片厂家要去掉DVBC部分,在泰信的建议下保留了下来。

DVBC通讯带宽成本极低,以至于大家认为没必要向DVB C2升级。点击以下文章题目链接,了解有关DVB C2技术知识:

有线电视会不会消亡?深入DVB C2了解答案

打破有线电视消亡论魔咒,迎来新生的机会!

DVBC帮助有线电视垄断广播电视传输市场长达20年之久。

有线电视的第二项关键技术

-条件接收CAS

点对面的广播在覆盖范围内,所有终端都可以接收到相同的信号,为了收费必须加密。但在当时历史条件下,针对大量指定用户终端进行控制,实现商业化变现的难度很高。解决该难题的关键是一种叫做CA(条件接收Conditional Access)的安全加密技术。

采用CA技术的机顶盒就是解密盒

CA能够高效地控制每个机顶盒的解密动作,帮助电视运营商按端收费。

CA技术的作用是密钥分发,功能和量子通讯一样,目的是将密钥安全地传送到接收端,接收端再用密钥解密电视信号。但与量子通讯不同的是,CA的通讯过程可见,当时只能用软件数学算法及黑盒硬件在发送和接收端对算法和密钥进行保护。CA技术实施的广播环境是单向通讯,与其它双向环境下的加密系统相比,无法感知和检测终端行为,安全要求更高。

既要保证加密通讯的安全稳定,又要确保广播级的服务质量,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一个挑战,不仅涉及通讯技术,还涉及芯片设计、数学、密码学等领域。基于完备的DVB通讯机制,大部分CA技术的提供商经受住了考验,CA技术成为机顶盒的核心,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大规模应用,技术已经很成熟。

可以说,没有CA技术,就没有有线电视的红利期,CA公司为广播电视的商业化发展所做出了巨大贡献。因为有DVB CSA作为标准,相对于时移、点播给有线电视造成的标准混乱(也同样给IPTV造成了混乱),CA的混乱是相对可控的。

有线电视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的形成

DVBC为有线电视提供了廉价的数据流量,CA则将其变成货币。

在垄断经营期间,机顶盒按计划摊销完成本后,内置CA系统的机顶盒几乎就是有线电视的印钞机。即使现在有线电视用户大量流失,基于CA系统的广播流量变现,仍然是有线电视的主要利润来源。

所以,CA关系到有线电视的经济命脉,但也是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的源头。

CA的核心加密算法和密钥在每一台机顶盒中都是一样的,并且一旦发布就不可更改。为了避免一处破解,全部崩溃的见光死现象,CA公司用软硬件黑盒对包含数学算法和密钥进行保护,有的使用智能卡保护,机顶盒由第三方提供,有的直接使用机顶盒。

美国的机顶盒双巨头既是机顶盒厂家,也是CA公司。

当采用独立的CA时,机顶盒软件开发需要与CA公司签订保密协议,CA公司要求机顶盒厂家必须在保密环境下开发机顶盒软件。曾经有CA公司要求机顶盒软件开发必须在有监控的工作室内进行,甚至还要专门定制带有硬件黑盒的机顶盒芯片。

根据CA的安全机制,与CA关联的软硬件黑盒越封闭,对应的CA就越难破解,CA也就越安全,也就越能获得广电运营商市场的认可,CA公司获得的收益就越多,这就激励CA公司技术更加封闭;另一方面,CA公司的产品出货量越大,被破解的压力就越大,又迫使CA公司在技术上更加封闭。二者叠加形成“封闭->安全->收益递增”的自我激励与强化。

 CA“封闭=安全”的发展路径依赖就这样形成了。而且CA公司还会根据不同的有线电视运营商设计不同的黑盒,以适应市场的需求。

与电信网打电话、社交通讯等业务必须全球化互联互通不同,区域化的广播通讯没有互联互通需求,也不需要全国统一的运营主体。反而如果机顶盒是通用的,有线电视运营商还会担心自己采购的机顶盒外流到其它区域造成损失,不通用的话还可以控制垄断机顶盒市场获利。比如,美国有线电视运营商每年收取高达200多亿美元的机顶盒租金;我国老百姓也必须从有线电视运营商那里高价购买机顶盒,这就是有线电视服务成本居高不下的核心原因。

所以,有线电视的区域封闭需求与CA“封闭=安全”的供给是相匹配的。这就是有线电视标准七国八制的根源,也是在同一个城市过条马路,机顶盒都不能通用的核心原因。

就这样,以CA作为核心技术的机顶盒变成了区域化黑盒,用户购买电视服务必须和机顶盒一起买。“机顶盒=广播电视服务”成了全社会的共识人们对机顶盒的不满变成了对广播电视服务的不满。下面的看电视模式也被固化下来:

数字化后的有线电视通过投资机顶盒,使其变成收费工具和广告盒,不需要市场竞争就可以获得递增收益。机顶盒成为整个有线电视行业的利益核心,把好机顶盒这一关,就可实现区域利益最大化,进而形成各自分封割据的运营体制。

对投资机顶盒产生的盈利有良好的预期下,有线电视机顶盒投资越来越多,收入也越来越高,机顶盒是核心利益的认知逐步加深,以机顶盒为中心的运营管理机制逐渐固化,很快进入不断自我激励和强化的状态。

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就这样形成了。

由于广播电视涉及舆论安全,政府也出台了一些针对有线电视的保护和限制政策,也秉持了“封闭=安全”的技术和监管发展路线,间接形成了政府对机顶盒的控制和市场干预,这又进一步强化了有线电视的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

这给整个行业造成一种错觉,就是有线电视的利益来自于机顶盒,而不是连接机顶盒的DVBC网络,DVBC的优势被忘得无影无踪,甚至要将其作为落后的技术淘汰。这种认知上的错位,导致广播电视网络资源的浪费越来越大,在供给侧产生的结构性矛盾也越来越严重,市场机制完全失灵,有线电视离成为党和政府声音传入千家万户的主渠道的“初心”也越来越远。

这背后的经济规律,是不以行业内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只有通过政府干预才能解决。

加密收费工具的独立

有线电视对机顶盒的投资实际上是对加密收费工具的投资。由于加密工具不能独立,该投资也包含了通讯解码等通用模块,也就是整个机顶盒,并随着高清和超高清化增加投资。随着电视技术更新换代速度的加快,前面的投资还没收回,又要进行新的投资。

于是,矛盾出现了。

2018年10月1日,央视首套4K HDR超高清直播正式开通,有线电视网络同步转发,展现出有线电视网络的广播优势。但很多有线电视在网的超高清机顶盒并不是HDR格式的,为了兼顾这些机顶盒需要向下转码,降低图像质量和观看体验。而当时市面上几乎所有的4K电视机、4K智能顶盒都已经是HDR格式的。

这就好比在4G时代,运营商以手机运营为核心,采购了大量3G手机,为了适配3G手机,必须把4G网络降为3G。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在高清已普及的今天,有线电视网络中标清机顶盒的占比仍然很高,很多有线电视运营商还把高清化定为战略目标。可以肯定地说,当有线电视高清化战略目标实现后,电视技术已经走在了普及8K的路上。

将加密收费工具与通讯解码、显示等硬件模块分离,打破依靠封闭固定硬件黑盒获得安全的传统,借助可独立运行的下载CA技术,通过标准化实现硬件终端的市场化,让电视机直接成为有线电视用户终端,网络机顶盒加上高频头后也可以变成有线电视终端。这样不但帮助有线电视卸掉机顶盒包袱,降低服务成本,从机顶盒运营商变成真正的网络运营商把精力放在将有线电视网变成党和政府声音传入千家万户的主渠道上,解决互联网电视终端合规的广播电视内容缺失,电视机也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超高清电视,老百姓也可以在市场上选购自己喜欢的终端,看电视更方便。

然而,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做起来可不轻松。这就是业界长期寻求的机顶盒独立,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点击进入:

但是,下载CA技术与“封闭=安全”的传统背道而驰,与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直接冲突,泰信也因此成为行业另类的逆行者。

在等待有线电视从机顶盒运营商向网络运营商转型期间,泰信开发了一款支持有线电视的高端机型T70,兼容DVB C/C2,除了看电视点视频外,大部分功能基本上与运营商无关,有些类似从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转变,尝试差异化路线。

在泰信推广T70过程中发现,这种产品受到中高端用户的欢迎,很多是有线电视的离网用户,但通过有线电视渠道的销售转化率反而很低。这说明了一个严峻的事实,就是有线电视流失的用户中,中高端比例较大。按照2080法则,有线电视用户中对创新发展贡献最大的20%流失最严重,值得有线电视经营者高度警惕。

然而,定位机顶盒运营商的有线电视会将T70视为竞品,等于扼杀有利于自身健康发展的创新。

总结

有线电视机顶盒发展路径依赖是由不能标准化实施的CA技术造成的,机顶盒仅仅是个背锅者。所以,有线电视绕开CA技术标准化的创新和努力,很多变成了改变广播电视基因的同质化竞争,且仍然绕不开机顶盒,甚至是劳民伤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