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教育模式 录播:小班:一对一 = 1:7:2

最近学校开始大规模网课,我们机构的课量明显减少,深深感受到了寒意。我有一个未经验证的猜测是每天大量时间盯着屏幕学习视频,学生开始有点网课疲劳。


怎么样的学习最有效


我想从时间和形式的角度谈一谈。


面授的学习形式主要是大班课,小班课,一对一。具体到大学场景,大班就是讲座 lecture,小班就是 panel discussion,一对一就是 office hour。具体到K12的场景,大班就是20或40人的班课,小班课几乎不存在,一对一也是老师答疑。


这三种形式结合线上以后变成了录播,小班直播,和一对一直播。这三种形式的配比我觉得应该按照1:7:2进行,也就是假如一门课程的学习时间是100小时,但学生可以用10小时学习录播课程,70小时进行小班练习,20小时一对一练习或答疑。


不管是教育机构,老师,家长,还是学生,都应该往这个方向努力。


三种模式的价格


先说说价格问题。我们先做这样的假设

  • 录播100元/小时(指有质量的时长)

  • 小班200元/小时(市场价的低位)

  • 一对一600/小时(市场价的低位)


按照100小时计算,全部小班课的花费是2万元,1对1的花费是6万元;

假设学生不需要一对一,按照10%一对一70%小班课计算,总花费是1.5万元,节省25%,时间从100小时缩短为80小时,节约了20%;这种学习方式的质量不会打折扣,甚至能更好,主要原因是录播课的自主掌控力,但前提是录播课程质量要好,且学生善于自主学习。


假设学生保留20%的一对一,那 1:7:2 的算法总花费是2.7万元,比6万节约了55%,时间不变,但学习的质量和体验一定提高,原因是形式相对多变且内容更有针对性。


我们收集的用户数据反映,40%以上的学生接受录播课,70%的学生接受直播课(疫情集中爆发期间超过90%)。


三种模式的功能


对于技能类的课程,录播、小班、一对一的关系我理解为“懂——会——强”三个阶段。录播帮你搞懂,小班让你会做,一对一让你做精变强。


我们用学游泳打个比方。假如你学蛙泳,完全可以看一下蛙泳的姿势,动作要领,这样的课程就需要“教科书”式的运动员来做,动作要很规范,很标准,即使过于教条。这个视频可能伴随整个学习过程,假设你打算用一年学蛙泳,那在下水前,下水一两次后,学会这个动作后,和熟练这个动作后都可能会想反复看这个示范视频,每次都会有新的发现和理解,但每次时间都很短。


下一步你需要大量的时间找教练练习,这个教练自己游得不一定好,但至少也不差,教你绰绰有余,你需要用70%的时间在教练的带领下和其他小伙伴儿一起练,教练给你勇气下水,甚至推你下水,你喊救命的时候他可能拉你上来,也可能放任不管。你偷懒不想去的时候发现小伙伴儿都在朋友圈晒游泳课的照片,就形成了积极的同伴压力和心理支持,课上你看有人学的快就会和他请教,就形成同伴学习。


如果说录播看视频阶段决定了你的理论高度,练习阶段决定你的实现程度,对于技能类课程,理论有100分,实操可能不及格,理论就算只有70分,实操65分那也过得去了。这个占据大部分时间的练习阶段中,跟你一起学的人很重要,教练要有经验,有魅力,同学要活泼,友好,因为你要不可避免地投入大量的宝贵时间,所以要注重体验和过程。


在练习期间或者全部练习过后,你可能还会想找教练开小灶,或者找更牛x的教练更进一步,就会进入最后20%的一对一阶段,打磨动作的细节,掌握呼吸的节奏,甚至为某一项比赛而专门训练。


总之,学习一项技能,一般分为“懂——会——强”三个阶段,并非严格的先1后2的顺序,更多时候是螺旋交替式的上升,但时间配比基本是1:7:2。


英语课程的案例


回归到英语课程,我们拿最近做的概要写作做个案例分析。概要写作课程一共10节课,第1节理论,2-8节分模块练习,9-10节一对一答疑指导。具体课程大纲如下:


  1. 概要写作的流程和三种类型

  2. 说明文写作案例及练习1

  3. 说明文写作案例及练习2

  4. 说明文写作案例及练习3

  5. 议论文写作案例及练习1

  6. 议论文写作案例及练习2

  7. 议论文写作案例及练习3

  8. 记叙文写作案例及练习1

  9. 答疑复习1

  10. 答疑复习2


可以发现2-7节按照三种类型的文体分三个单元,说明文和议论文应用较多,安排课时较多,记叙文应用较少,就只安排了一节课。假如学生就是特别想学记叙文,就可以在最后两节的答疑复习中补回来


这个课程安排可以全部在线实施,第1课为录播课程,2-8为小班直播课程,9-10为一对一直播课程,能够发挥三种方式的优点,节约时间和金钱投入。


录播课程的开发


我给录播和小班直播各自附加3个关键词。


小班直播要多元、广泛、实用,取材和练习方式要广泛多元,学习注重达到实际目的,手段可以粗糙,因为要堆时间,不可能有太多“仪式感”。


录播要原创、精炼、性感。原创指内容必须自己生产,要大量传播反复利用,不可以有任何灰色行为,精炼是要给学生做减法,理论本身就很简单,只要讲明白,能懂就行。打个比方,录播就是看猪跑,直播才是吃猪肉。


性感是设计,录播课程作为一款产品制作要精良,包括内容和包装,也是因为要反复利用,必须带有仪式感,精致的感觉,这样才会反复专一的使用,从设计的角度打个比方,录播是爱马仕,直播是优衣库,一个要精,要有点“装”,一个要多要实用。


总之,录播课失败的案例虽然很多,但一定是值得一做的,虽然永远是学习的补充,但永远是必要,且会越来越必要。


结语


这三种学习模式都基于线上的场景,其实对于技能而言,除了“懂——会——强”以外,还需要加上“用”的环节,而且也不是顺次的累加,而是螺旋反复式的过程。游泳的例子,用只能发生在线下,英语的例子,小部分的用在线上,大部分的用在线下。


按照这个逻辑,疫情期间网课增长和疲劳都是短期现象,中长期而言,在线教育的录播、直播模式会继续带动所有教育行为的改变。而我们致力于做的,是稳定提供优质的小班课和一对一课,逐渐沉淀积累为思维原创、内容精炼、设计性感的录播课,并嵌入3+1(懂,会,强,用)的学习模式中。


我想,任何思考过教育变革的同行,都会认同这是一个值得期待,且触手可及的未来。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TeacherJame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