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概念爆红的当下,5G+XR在文旅行业走了多远?

 

这两天,“元宇宙”这个词火了。

 

元宇宙,即英文中的Metaverse,起源于尼尔·斯蒂芬森 1992 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小说中,作者构建了一个脱离于物理世界的平行世界,人们在其中拥有与现实中的自己对应的虚拟身份,且可以以这个虚拟身份在虚拟世界中行动乃至于生活。“元宇宙”概念的出现,象征着人们正在将这种“幻想”带进现实。

 

国外,facebook改名为Meta并将自身定位为“元宇宙公司”。国内,也有越来越多XR领域的企业将目光投向了这一新概念。在2021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上,北京当红齐天国际文化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当红齐天”)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齐笑发表了题为《携手5G+XR新基建,让元宇宙如此真实》的演讲,表示在5G技术的加持下,VR等XR类技术将引领下一个时代的到来。

 元宇宙示意图(图源:摄图网)

2021年VR 50强企业榜单发布,其中当红齐天、中国动漫集团、为快科技等9家企业为XR+文旅相关;而年销售额在1亿-10亿间的企业从2019年的7家猛增至2021年的17家,当红齐天位列其中。

 

与其他XR类企业相比,当红齐天与文旅行业的关联又尤为显著:其旗下品牌“Soreal焕真”在全国12个城市建立了自己的XR主题乐园,成为了其所在地文旅“好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成为企业“元宇宙”的“新基建”。

 

可见,当红齐天其在XR领域的代表性是毋庸置疑的。而从这家企业的身上,我们或许可以看到,5G+XR这类“先锋技术”在文旅领域的发展情况,他们是否能得到投资商的关注青睐、能否真正起到为文旅赋能的作用,未来又是否能够走得更远。

 

数度获得投资 凭何受到青睐?

 

2021年10月13日,当红齐天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其中,小米战投、建银国际领投,老股东联想创投、野草创投跟投。

 

在VR企业中,当红齐天的融资成绩是非常亮眼的一个。虽然VR/AR一直都是被获投资商关注的赛道之一,但被投企业多以XR领域的软硬件设备制造商居多,鲜少有当红齐天这样覆盖领域技术研发到落地运营形成完整闭环的企业。同时,其融资能力也较为突出:每次融资数额高达上亿,2018年的投资甚至打破了全球VR行业单笔融资记录。

 

当红齐天融资历程(制表:新旅界)

这首先与行业发展脱不开干系。XR赛道,尤其是VR赛道在2015-2016年间热度达到巅峰,吸引了诸多投资商的注意。但很快,由于技术未出现核心突破以及变现能力有限,这一热潮逐渐平息了下来。

 

但近两年,在政策的扶持与社会发展的需要下,XR赛道开始回暖。“十四五”规划就已经提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建设数字中国,并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XR类产业列为未来五年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国内XR技术不断突破,市场规模逐步扩大,投融资领域也随之回暖。

 

而另一方面,当红齐天也自有其独特性。这样的企业为何能获得投资商青睐?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当红齐天最特别的优势有二:一是其与文旅行业深度结合的思路;二是其团队的跨界属性。

 

他表示,当红齐天现在在做的“5G+XR+文旅”,是一种“文旅新物种”,其技术能够给现有的文旅产品带来一定突破。“原来我们强调沉浸式体验,无外乎用声光电制造一些炫目的效果,再配合椅子摇来摇去之类的。但通过虚拟现实,我们就可以打破很多边界,体验原来体验不到的东西。”

 

而这种特殊性,将为传统景区、主题公园吸引更多年轻用户。“现在每个行业都在致力于抓住喜欢电竞、喜欢电影、喜欢新奇体验的年轻一代消费者,而对文旅行业来说,VR或者说XR一定会是一个独特的吸引点。”

 

至于当红齐天的“跨界属性”,这或许是当红齐天最为知名的部分了。公司的三位创始人都有着深厚的文旅背景:董事长兼CEO齐笑曾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画卷》制作人,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王磊曾担任天工异彩总经理,领导了《寻龙诀》《龙门飞甲》等后期制作。而另一位创始人更是知名电影导演张艺谋。

 

而另一方面,企业也并非完全聚焦于与文化结合的产品端。在技术方面,当红齐天在中兴通讯的支持下搭建了自有5G实验室,开展5G+XR等高新视频业务开发和试点,促进5G时代的行业创新与融合。目前,该实验室是首个拥有完整核心网的民营企业5G XR实验室。

 

“我们相信大文旅行业本身就非常有前景,而现在有疫情,XR类企业对为文旅提供内容、让技术在好的场景里落地是不可或缺的。文旅+科技将是一个万亿以上的市场。”这位投资人表示。

 

文旅产品“三件套”:演艺+博物+综合乐园

 

当红齐天的XR类产品在文旅行业的应用领域主要有三:演艺演出,博物馆及红色旅游,以及大型VR综合乐园。

 

在演艺演出方面,当红齐天推出了SoReal焕真·平遥古城3D灯光秀,以高水平的技术能力实现了超越8K分辨率,13500点,对平遥古城迎熏门城墙实现了全方位覆盖,并在150米的超长“画卷”上利用三维楼体投影及三维立体声光电等技术,实现古城墙与动画的完美融合,形成以迎薰门城楼为地标的夜景大格局。

 

平遥古城灯光秀(图源:当红齐天公众号)

在博物馆方面,同样位于平遥古城内的科技艺术博物馆项目以“现实——虚拟现实——虚拟”的展览框架,融入《曹俊艺术展》等名家名作,加入科技秀成果,使艺术家的想象力在理性的基础上得到充分的展示,让观者得到多维度的体验。

 

项目采用全新高科技增强现实(AR)、投影、4D成像、全息技术、激光造型及其他声光电、机械等高科技手段,深度结合平遥当地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人文底蕴打造定制化IP内容和沉浸式文化旅游体验,全方位增强游客的临场感参与感体验感,推动平遥古城的国际化和年轻化。

 

当红齐天在红色旅游方面同样有所布局。今年6月,当红齐天集团和清水塘投资集团联合打造的清水塘1956·SoReal科技文化未来中心(5G+XR爱国主义体验馆)正式对外开放。项目包含“红船起航”球幕展厅、VR影院、党建教育一体机、数字孪生投影等VR体验,通过光影变幻、时光回溯,再现红色经典、红色历史故事,打造全方位、立体化、可交互的沉浸式爱国主义教育体验。同时,其在电竞中采用的大空间行走技术也将被应用在红色项目中,增强参与者的体验感与沉浸感。

 

在主题乐园方面,2017年4月「SoReal焕真」的旗舰店在北京王府井正式对外开放,面积达3200平米,并在一年内实现盈利。不过现在其店面已搬至望京,店面面积有所缩减。但就线下了解,每到周末,前往体验游玩的人并不少,类似大空间多点移动的VR射击项目如要参与还需要排队等待。

 

祥云SoReal螺乐园结合柳州螺蛳文化,以VR、裸眼3D、动态技术捕捉等科技为核心,打造出包括虚拟滑雪、虚拟跳伞、虚拟直播、VR过山车、VR电竞对战、VR影院等项目的“虚拟乐园”,且与一般城市商场内的体验店不同,与XR设备相关项目外的吃、喝、玩、乐进行了紧密结合,成为了一场新尝试。

 

祥云SoReal螺乐园(图源:当红齐天集团公众号)

同时,这也是企业在挖掘当地文化,打造自有IP上的尝试。乐园创造了富有科幻色彩的螺国,并以螺蛳粉配菜腐竹、酸笋、花生、木耳命名守卫螺族的“四大神将”,赋予个性鲜明的IP形象,让整个乐园以“螺”为主题,形成完整的故事线和全面的文化体验。

 

2020年底,当红齐天与首钢集团合作,在北京首钢工业园建设“世纪高炉5G VR科技乐园”。改造后项目面积将达2.5万平方米,一层为艺术展示区,二三层为主题秀场,四层以上为未来科技乐园,大量应用全息影像、VR、AR、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打造虚拟现实博物馆、沉浸式剧场、VR电竞、智能体育、奥运项目体验中心、未来光影互动餐厅及全息酒吧等。项目预计将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正式对外开放。

首钢电竞公园效果图(图源:当红齐天集团公众号)

 

同一时期,当红齐天还与迪士尼达成初步合作,将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内开设SoReal大型XR体验空间,实现了与国外IP合作的第一步。

 

5G+XR,在文旅行业前景几何?

 

“元宇宙”概念兴起,XR产业又成风口,但在文旅领域,相关企业似乎很难“跃过龙门”,真正规模化进行成长和扩张。对此,中国信通院电子信息产业与创新研究部副主任、虚拟现实产业推进会VRPC秘书长陈曦曾在公开演讲中提出,5G+XR类产品最大的问题在于,VR、AR设备在经济性、舒适型、沉浸性上会产生互斥效应,无法既满足设备的经济性、又满足舒适性;在满足舒适性之后,沉浸性又差强人意。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也表示,他认为,现阶段5G+XR大多只能开辟单独的空间和项目成为一个规模较小的内容,而很难成为景区或主题公园的核心吸引力。为何如此?他指出:

 

图源:祥云SoReal螺乐园

 

一,以现有技术,实现沉浸式体验需要穿戴设备手持道具,而这和现有旅游体验中的“去道具化”,尽可能追求游客体验的简洁轻便是相悖的;

 

二,真正进行深入体验需要起码10分钟以上,且需要上一波体验者结束体验后下一波体验者才能开始,可接待客流量注定相对有限;

 

三,应用了先进技术的设备造价高昂,但在可承载客流量有限的情况下难以实现降本增效;

 

四,无论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整体来说沉浸度仍以视觉、听觉体验为主,缺少触觉味觉的共感,很少做到“全感触沉浸”

 

五,与优质内容及IP的结合程度小。现阶段较为有号召力的XR类体验项目大多仍以哈利波特等外来IP为主,国内缺少真正有吸引力、号召力的内容来填充先进技术搭起的框架。

 

因此,在林焕杰看来,现阶段国内的5G和XR技术水平虽然都已经位于世界前列,但相关项目鲜少真正实现口碑与收入的双丰收。而且,其主要文旅应用场景可能并不在景区和主题公园,而是本地游的城市街区、以及以教育、科普为主要目的的红色旅游、研学旅游和博物旅游。

5G+XR爱国主义体验馆(图源:当红齐天公众号)

 

“XR技术的特性使其能够在有限的小空间内提供更多样的内容和更广阔的体验,比如身处室内却可以体会天空、海洋、宇宙,位于现代却可以回看建模出的历史乃至于未来场景,这对于增强教育、科普活动中的趣味性和美感都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但他也表示,“主要应用场景”在教育科普,并不代表虚拟现实类的游戏空间、演艺演出没有发展前景。“新技术的问世肯定会对各领域产生一系列的积极影响,给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业态的进化带来很强的促进作用的。”林焕杰说,“尤其在文旅产业上,XR技术可以极大地弥补一些自然资源不够独特的传统景区缺少内容的不足。但这就意味着,企业不仅要升级技术,而且要解决内容质量和降本增效的问题。同时,还需要培养市场,提高人们对XR类产品的兴趣和接受度。”

 

这也是当红齐天现在在做的事:采取措施将5G+XR类产品向C端普及。国内XR垂类MCN机构「依众时代」创始人王依潇曾提及,目前国内XR的真正体验用户不足5%,市场教育空间极大。也因此,10月29日,当红齐天独家投资了「依众时代」。该企业旗下拥有的短视频达人“VR玩家一号”,仅在抖音便拥有1328.9万粉丝,全网关注者高达2800多万,在全渠道获得的传播量达80亿次,其传播也为全国VR线下体验店提供了近4成客流。

 

XR类对战项目(图源:SoReal VR超体空间)

对XR类体验项目来说,在培育市场之外,注意对陪玩的开发经营或许也是一个核心问题。与一般游乐园或景点内的游乐项目不同,XR类项目由于需要玩家高度参与且具有一定操作难度,部分游戏还伴有刺激性内容,很多时候很难直接上手,需要工作人员的高度关注和参与。而在大众点评、社交媒体等内容平台对XR类项目的反馈中可以看见,大部分人对体验的“差评”都无关于设备带来的体验如何,而在于服务人员“态度不好”、“不肯细教”。可见,陪玩是否足够热情耐心,很大程度决定了游客体验感的好坏。

 

如何实现内容的充实与挖掘、如何降低成本增加营收方式、如何保证“陪玩”的质量和培育市场……XR行业的发展,前路仍有种种阻碍。但即便如此,行业的前景仍然是广阔的:元宇宙概念“起飞”,行业已经站上了风口。或许未来,XR技术及相关企业将给文旅带来更多的改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