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创公司Kytch破解并修复麦当劳冰淇淋机的缺陷却陷入与泰勒的争战之中

一对夫妇开发了一种设备来修复快餐业巨头麦当劳公司在全球各地餐厅采用的冰淇淋机的缺陷,却遭到抵制和威胁,并且经营的公司也面临困境。

在麦当劳冰淇淋机的谜团和不公正对待中,Jeremy O’Sullivan表示,人们首先要了解的是麦当劳冰淇淋机的秘密菜单和密码。

他解释说,如果消费者按TaylorC602冰淇淋机屏幕上的圆锥体图标,然后点击显示雪花和奶昔的按钮,将屏幕上的数字设置为5-2-3-1。在精确的一系列操作(至少按下16次)之后,其菜单可以神奇地解锁。使用这个作弊代码,就能查询冰淇淋机的秘密信息:从牛奶和糖成分的粘度设置,到流经加热元件的乙二醇温度,以及许多错误信息的含义。

O’Sullivan说:“麦当劳公司和冰淇淋厂商泰勒(Taylor)公司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未公开的秘密菜单。”

正如O’Sullivan所说,这个菜单并未记录在泰勒冰淇淋机的用户手册中,泰勒冰淇淋机是美国13,000多家麦当劳餐厅以及全球数十万家快餐厅的标准配备。对于用户不透明之处并不是冰淇淋机的唯一问题,因为麦当劳餐厅冰淇淋机以变化无常和脆弱而著称。世界各地的麦当劳餐厅中冰淇淋机经常出问题,以至于它们已经成为一种社交媒体热议的话题。如果现在在Twitter上搜索“麦当劳的冰淇淋机总是发生故障”,就会看到大量用户的批评和投诉。

但经过多年的研究,O’Sullivan对冰淇淋机这种复杂的机器出现许多故障的方式仍然感到愤怒和不解:食品设备巨头泰勒公司以每台18000美元的价格向麦当劳餐厅出售了泰勒冰淇淋机,但却对他们隐瞒了其内部工作原理。更重要的是,泰勒公司拥有庞大的分销商网络,每年向每家麦当劳加盟商收取数千美元的昂贵维修费用,而随时待命的技术人员只是上门将密码输入设备之后进行调整和维修。

O’Sullivan认为,这份秘密菜单揭示了超越维修权问题的商业模式。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泰勒公司出售给麦当劳加盟商的是一种复杂而脆弱的机器,阻止他们弄清楚为什么它会不断出故障,并从维修服务中获得更多的利润。O’Sullivan说:“如果泰勒公司不对自己的设备进行根本性的改变,这实际上成为一个巨大的获利机会。”他表示,但麦当劳公司却承诺对其冰淇淋机的故障负责,并一直与泰勒公司长期合作。

因此在两年前,在经历了泰勒冰淇淋机这一奇怪而痛苦的经历之后,O’Sullivan和他的妻子Melissa Nelson开发并销售一种书本大小的电子产品,其名称为“Kytch”。可以将其安装在泰勒冰淇淋机中并连接到Wi-Fi,从本质上说,它可以破解冰淇淋机的秘密菜单,并提供防问机密的访问权限。Kytch可以作为机器内部错误的监视器,拦截并窃听其组件之间的通信,并将其发送到更加友好的用户界面。该设备不仅可以显示冰淇淋机所有隐藏的内部数据,还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其进行记录,甚至可以通过网络或应用程序提供故障排除解决方案。

麦当劳公司和泰勒公司意识到Kytch产品获得的早期成功后,其长达两年的冷战开始升温进行抵制和打压。O’Sullivan和Melissa Nelson认为泰勒公司雇用了私家侦探来获取他们Kytch产品,而泰勒公司最近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监控产品。麦当劳公司甚至发送电子邮件给他们的加盟商,向他们发出警告说,Kytch泄露泰勒冰淇淋机的机密信息,甚至可能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

在麦当劳和泰勒公司的抵制措施使他们的业务陷入困境之后,O’Sullivan和Melissa Nelson开始反击,他们计划对麦当劳公司一些加盟商提起诉讼。据称这些加盟商将Kytch设备移交给泰勒公司进行逆向工程开发,这违反了加盟商与Kytch公司之间签署的协议。泰勒公司拒绝采用Kytch设备,但并不否认其分销商最终使用了该设备。这场诉讼可能只是O’Sullivan针对麦当劳公司和泰勒公司的第一次法律上的斗争。

但O’Sullivan没有提到这场冲突得到升级的细节。他认为这可能会解开一个巨大的阴谋。O’Sullivan说:“我认为可以通过问一个非常合理并且简单的问题来揭开这个故事的秘密:这个隐藏菜单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麦当劳公司的一家加盟商管理者McD Truth声称,麦当劳餐厅采用的泰勒冰淇淋机就像一辆意大利跑车一样昂贵而精密。

当TayloC602冰淇淋机的数百个精心设计的组件协同工作时,该机器的性能可以流畅地显示其效率和能力:与其他冰淇淋机一样,它可以通过漏斗吸收液体,然后在旋转的料桶中冷冻,并采用刮刀将细小的冷冻混合物从料桶的金属表面上刮下,反复混合以产生尽可能小的冰晶,然后将其通过喷嘴挤到等待的杯子或锥形杯中。

但是泰勒公司为麦当劳公司开发的冰淇淋机很特别:它有两个料斗和两个料桶,每个料桶都以精确的设置独立工作,可以同时生产奶昔和软饮料。它使用泵而不是像其他机器一样使用重力来加速冰淇淋或饮料的流动,而在高峰销售期间每分钟可以挤出10个冰淇淋蛋筒,其它冰淇淋机不能实现这种功能。

而且,尽管其它冰淇淋机每天都必须拆卸和清洁,剩余的冰淇淋都将被丢弃,但麦当劳公司的泰勒冰淇淋机每天都采用一种“热处理”工艺,可以将剩余的冰淇淋的温度升至151华氏度,并对其进行至少30分钟的巴氏消毒,然后在每天晚上重新冻结,这是一个既卫生又节省成本的方法。

但与McD Truth将其描述为意大利跑车一样,泰勒公司的冰淇淋机也很脆弱的,并且采用了过度设计。McD Truth说,“只要一切都是完美的,它们就工作得很好,如果不是,就会故障频发。”

麦当劳公司的加盟商每两周时间必须对泰勒冰淇淋机所有部件进行拆卸和消毒。有些零件必须仔细润滑。其零件包括数十件不同尺寸的橡胶和塑料圈。在安装时如果遗漏一个,那么冰淇淋机泵可能会发生故障,或者液体可能会从机器中漏出。麦当劳的一家特许经营商的技术经理表示,他已将泰勒冰淇淋机重新组装了一百多次,其中有一回组装了10多次才获得成功。他说:“泰勒冰淇淋机非常难以组装。”

然而在十年前,麦当劳的冰淇淋机故障问题并没有成为社交媒体讨论的臭名昭著的话题。当O’Sullivan和Nelson在2011年决定在冷冻甜点业务开展自己的职业生涯时,他们不得不艰难地探索餐饮服务行业的这一秘密。

O’Sullivan和Nelso曾在巴克内尔大学相识并结为夫妻,他们分别在德勤会计事务所和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从事会计工作,但二人都觉得这一职业非常乏味。几年后,他们开始集思广益地制定自己的商业计划,并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遍布全球各地的冰淇淋机上。他们围绕着冰淇淋机进行研究(主要是泰勒冰淇淋机),他们发现,虽然冰淇淋技术似乎已经成熟,但仍然可以实现颠覆性的自动化。

因此,Nelson和O’Sullivan当时在华盛顿特区开始开发研究他们称之为“Frobot”的产品:Frobot具有一个庞大的外壳,就像泰勒冰淇淋机周围的壁橱一样大小,安装了显示器大小的触摸屏界面和信用卡读卡器。换句话说,他们希望将Frobot整合为一个独立的电器设备,并希望将Frobot安装在公共场所中,然后获得收入。

他们用了三年的时间,通过从Craigslist公司购买的泰勒冰淇淋机,并在工程师的帮助下构建了第一个Frobot原型。在西弗吉尼亚医学院的自助餐厅进行了初步的试用之后,Nelson和O’Sullivan在华盛顿特区的联合办公区部署了一个Frobot。

但是在Frobot问世之后,他们就遇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希望Frobot能够完全实现自动化,以便在最少的人工干预下出售冰淇淋而获利。但是美国国家卫生基金会制定的法规要求定期监视冰淇淋的温度,以确保他们的机器没有售卖变质的冰淇淋。其温度数据被锁定在Frobot内部的泰勒冰淇淋机中,开发人员无法访问该数据。但是,他们很高兴看到维修机器的技术人员可以准确地输入所需的数字,其方法是输入5-2-3-1密码,但这个密码并没在其用户手册中出现。

与此同时,O’Sullivan和Nelson与总部位于深圳的Hax硬件加速器进行了联系,Hax硬件加速器邀请他们在Hax的工厂继续研究和开发Frobot。他们获得了10万美元的投资,并得到Hax技术顾问的支持,其中包括传说中的硬件大师Bunnie Huang,他是20年前首次入侵Xbox的传奇人物。O’Sullivan和Nelson将这一技术专长视为他们克服温度监控障碍的一个机会,因为Huang和他的同伴可以帮助他们提取机器的数据并实时发送到远程接口。

O’Sullivan和一名工程师于2016年底来到深圳,开始在Hax公司位于华强电子市场的一个仓库中工作,他们对泰勒冰淇淋机进行逆向工程,以了解并截获其所有内部通信。Bunnie Huang认为O’Sullivan更加注重业务而非技术,但他对Frobot的未来发展充满着希望,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Huang说:“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们有一个长远的愿景。”

O’Sullivan指出,他用来制造Frobot的泰勒冰淇淋机就像许多食品工业设备一样,采用的是50年来从未发生过根本性改变的一种古老技术。Huang说:“它没有从摩尔定律中受益,甚至没有从Web 2.0中受益。这是每个人都吃的食品,而生产冰淇淋的机器的技术已经出现了几十年的时间。”

尽管如此,O’Sullivan和他的工程师还是取得了一些进步,四个月后,他们开发出了一个名为Kytch的设备——这是一种使Frobot的技术符合美国卫生要求的设备。

O’Sullivan和Nelson取得了成功,值得注意的是,泰勒公司在某些情况下也在热情参与。泰勒公司的一位高级主管参加了O’Sullivan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Kytch原型发布会。后来,泰勒公司为他们提供了10台冰淇淋机,让他们进行改造。毕竟,Frobot与其说是泰勒冰淇淋机的竞争对手,不如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新的销售渠道,甚至是冰淇淋机的一个全新的自动化市场。

在深圳进行研发时,O’Sullivan曾致函给泰勒公司的一位高管,就遇到的一个技术问题征求建议。泰勒公司的这位主管回信说:“由于我们当前采用的安全策略,如果你想控制或嗅探数据包,那么将需要泰勒公司的帮助。”

这种回应可能并不友善。但O’Sullivan对此理解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帮助你破解我们的机器,但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不会要求你停止。”

2017年,Frobots开始得以应用。特斯拉公司在一家工厂的自助餐厅安装了两台Frobots,在美式橄榄球球队旧金山49人队主场的列维体育场又安装了六台Frobots,而该球队的老板则投资了Nelson和O’Sullivan创办的公司。与此同时,泰勒公司仍然对Frobot保持友好态度,并邀请O’Sullivan和Nelson在食品工业贸易展的展位上展示其产品。

Frobot在展览会上进行首次实地测试时,Nelson和O’Sullivan当时表示,他们开始听到泰勒公司客户的建议,这与Bunnie Huang关于泰勒公司的警告相呼应:Frobot的机器尽管很快进入快餐行业,但很难继续维持下去。

在部署在旧金山湾区的8台Frobot中,他们开始看到困扰泰勒公司客户的同样神秘的故障和错误消息。他们发现泰勒冰淇淋机总是提示错误消息,显示温度太低或太粘。很快他们发现总是前往列维体育场帮助那些困惑的员工排除故障,并在他们的Frobots中重新配置泰勒冰淇淋机。

随着问题的加剧,他们甚至在Frobot的柜子里安装了Nest摄像头,以查看内部可能出现的问题。有一次,他们看到特斯拉工厂的Frobot内的配料混合物从泰勒冰淇淋机冒出来,在七个小时后,他们在视频中看到一名特斯拉公司食品服务人员随手打开了橱柜,悄悄地更换了一个在清洗机器时遗漏的塑料拨杆组件。

Nelson和O’Sullivan发现,他们的业务正与自动化目标背道而驰: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安装在列维体育场或特斯拉工厂的Frobot似乎没有人会维护。其问题出在Frobot核心的泰勒冰淇机上。O’Sullivan 回忆说,“天哪,这些机器真烂。”

O’Sullivan和Nelson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改变方向。而且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为另一种产品构建了原型,该原型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可以解决他们目前的业务停滞不前的问题。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开发了记录泰勒冰淇淋机数据的Frobot微型计算机组件,构建了可查看和控制泰勒冰淇淋机所有变量的功能,其中包括自动绕过5-2-3-1代码访问其服务菜单的一些功能,以及用于诊断和排除机器许多故障的软件界面。

在2019年春季,他们重新创建了一家名为Kytch的公司,他们认为Kytch的性能远远超出泰勒冰淇淋机自带的控制系统。

当Kytch于2019年4月推出时,Nelson开车到旧金山湾区寻找使用泰勒冰淇淋机的餐厅,在LinkedIn上联系加盟商,并提供6个月的免费试用期,然后再实施每月10美元的订阅。在Burger Kings和Super Duper Burgers找到了一些最初的客户之后,他们终于开始涉足真正的目标市场,这些加盟商不仅是主要的泰勒冰淇淋机拥有者,而且使用的是泰勒公司最复杂、最常出错的冰淇淋机,也就是麦当劳公司连锁店普遍采用的冰淇淋机。

2019年秋天,当他们开始深入麦当劳公司的内部运作时,O’Sullivan和Nelson惊讶地发现,大多数麦当劳加盟商从来没有接触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菜单的解锁变量,例如料斗的温度或用于巴氏杀菌过程的乙二醇。Nelson 说,“为什么这些如此重要的功能隐藏在这个菜单背后,而大多数人却不知道呢?”

与此同时,麦当劳加盟商每月向泰勒经销商支付数千美元的服务费,这些服务只是他们在这个隐藏菜单进行一些简单的改动。因此,O’Sullivan和Nelson向Kytch添加了一个名为Kytch Assist的功能,该功能可以自动检测到机器的一些常见缺陷,并调整这些隐藏变量,以防止发生某些故障。

一位加盟商表示,其餐厅的冰淇淋机几乎每周都会因为巴氏杀菌周期中的神秘故障而停机,他多次地检查了机器的组装情况,但无济于事。

而安装Kytch Assist之后发现,一个员工向冰淇淋机的一个料斗中放入过多的混合料。而这名加盟商表示,他每天都会在早上5:30醒来,打电话确认其餐厅的所有冰淇淋机是否通过了杀菌周期。另一位加盟商表示,尽管Kytch在过去两年中将价格翻了一番,并增加了250美元的激活费,但仍为他们每月节省了数千美元的成本。

McD Truth表示,Kytch虽然不能防止冰淇淋机损坏,但是如果没有Kytch,当冰淇淋机出现故障时,餐馆里忙碌的工作人员很少会及时通知管理人员。而现在,至少他们会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警报,其中包含对该问题的诊断。McD Truth指出,“Kytch是一个非常好的设备。”

随着Kytch的口碑在麦当劳的加盟商中传播,Kytch的销售额每季度都会翻一番。O’Sullivan和Nelson为此聘请了一名销售员,成为Kytch公司的第三位全职员工。到2020年秋季,他们的500多台Kytch设备已经应用到全球各地的泰勒冰淇淋机中,根据他们的试用体验,预计将会增加500台的订单。但是他们却面临的是冰淇淋厂商的反击。

在Kytch在2019年4月下旬推出的两天之后,O’Sullivan和Nelson注意到,他们在泰勒公司认识的一位高管已经提交购买该设备的订单。因此,他们写信给泰勒公司的联系人,询问泰勒公司对其产品的立场以及打算如何处理,当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们取消了订单,并退还了泰勒公司这名高管的预付款。

几个月后,他们又收到了另一个奇怪的订单,这次是泰勒公司聘用的律师事务所Brinks Gilson提交的订单。他们意识到这个律师事务所与泰勒公司,于是也取消了这笔交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可疑的购买订单仍在继续。虽然大多数加盟商都会订购Kytch发送到他们的餐厅,但这些假定的顾客都要求送到家里。

Nelson和O’Sullivan根据公开记录核对这些地址,他们开始怀疑泰勒公司雇用了私人侦探,他们利用假名试图购买他们的设备。与此同时,泰勒公司向Nelson和O’Sullivan发出了停产通知书,告诉他们停止在食品工业贸易展上使用泰勒公司冰淇淋机。他们在Frobot时代的合作已经正式结束。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那些奇怪的订单停止了,泰勒公司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敌意迹象。Nelson和O’Sullivan在2020年2月收到麦当劳连锁旗舰店National Supply Leadership Council设备团队负责人Tyler Gamble的一封电子邮件。

Gamble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听到有关Kytch的议论,希望研究在自己的10家餐厅中使用Kytch的情况。Gamble对Kytch很感兴趣,但警告他们说,Kytch有能力绕过泰勒公司的秘密菜单代码,这是一种冒险行为,可能惹怒泰勒公司。尽管如此,Nelson和O’Sullivan对Gamble可以利用与其他加盟商的巨大影响力来推广自己的产品而感到兴奋。他们向Gamble提供四台Kytch设备进行测试。

2020年10月,在麦当劳规模最大的加盟商的年度会议上,Gamble发表了讲话,承诺要解决冰淇淋机存在的问题。然后,他在会上介绍Kytch。

Gamble说,“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有机会在自己的餐厅里使用了Kytch设备。很明显,这不是麦当劳公司认可的设备,加盟商也没有更多的使用。但是,我的工作是为你们提供与行业相关的设备和最佳思维方面的反馈,我认为,Kytch设备可以降低餐厅运营的复杂性,使团队的生活更轻松,并有助于推动现金流。”

O’Sullivan和Nelson在会议视频中观看Gamble演讲时感到欣喜若狂。但他们几乎没有注意到Gamble在评论中所说的“未经麦当劳批准”和“没有更多供应商使用”。他们以为可以向美国所有麦当劳加盟商出售Kytch。

然而在11月2日,Kytch公司的那名销售人员向Nelson和O’Sullivan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麦当劳公司显然已将这个邮件群发给每个加盟商。电子邮件警告说,安装Kytch会使泰勒冰淇淋机器保修条款无效,这是生产商与客户和维修商在维修权进行斗争的一种常见威胁。电子邮件继续指出,Kytch允许完全访问设备的所有控制器和机密数据(这些是泰勒公司和麦当劳公司的数据,而不是餐馆所有者的数据),将对店员或技术人员在清洁或维修机器时造成潜在的、严重的安全风险,并可能导致严重的人身伤害。该电子邮件还给出最终警告:“麦当劳公司强烈建议您从所有机器上删除Kytch设备,并停止使用。”

第二天,麦当劳公司又向其加盟商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宣布推出一款名为Taylor Shake Sundae Connectivity的新机器,该机器实质上复制了Kytch的许多功能。其注释以重复的黑体字警告结束,警告说不要使用Kytch。

随着麦当劳的加盟商取消了数百台订单,以及取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安装Kytch的承诺,这家初创公司的销售预期很快烟消云散。寻找新客户已经变得不可能。他们唯一的销售人员也不得不辞职。

当行业媒体与麦当劳公司和泰勒公司取得联系时,两家公司都重申了其警告,即Kytch设备对餐厅员工和技术人员带来人身危险。泰勒公司的发言人在声明说:“泰勒公司开发的用于生产软饮料和奶昔产品的专用设备的操作和维护可能会很复杂,我们需要保护操作人员和服务技术人员与机器交互时的安全。”

至于泰勒公司推出类似Kytch功能的互联网监控产品,该公司在声明说:“泰勒公司并没有模仿Kytch的设备,也没有这样做的意愿。”该公司辩称,这种网络连接设备以及已经由泰勒母公司Middleby的另一家子公司出售的名为Open Kitchen连接设备已经投入使用了多年。

而麦当劳公司的加盟商没有一家曾经见过甚至听说过Open Kitchen设备。麦当劳公司表示,自从2020年10月以来,只有几十家餐厅在测试这个新设备。

很多加盟商都认为,关于Kytch可能会对人员造成伤害的想法是牵强的,也是不可能的:Kytch的命令通常不会影响冰淇淋机内部活动部件,而泰勒的手册告诉维护或拆解该设备的工作在维修之前要拔掉电源,因此不会有部件活动。

McD Truth认为,麦当劳公司抵制Kytch的电子邮件源于泰勒公司建立自己的类似Kytch系统的目标以及麦当劳公司与泰勒公司达成的长期合作关系。McD Truth推测,Kytch收集冰淇淋销售数据的能力也可能使麦当劳公司感到震惊。

另一家加盟商声称麦当劳公司的行业是“可疑的”、他表示,在加盟麦当劳25年的时间里,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在麦当劳和泰勒公司对Kytch进行抵制之后,Nelson和O’Sullivan开始明白,这两家公司一定以某种方式对Kytch设备进行了研究和分析,如果不能复制功能的话,至少要对其进行测试。但是Kytch公司要求其客户签署一项合同,禁止他们共享设备。那么哪一家客户向泰勒公司提供的Kytch产品?

于是Nelson和O’Sullivan开始进行调查。他们记得,Tyler Gamble在6个月前曾告诉他们,他的一台配备Kytch设备的泰勒冰淇淋机的压缩机已经损坏。当他们在视频会议上看到Gamble的演讲时,Gamble提到这台冰淇淋机还在商店里,这让他们感到奇怪,修复损坏的压缩机并不需要六个月的时间。

在业务陷入困境之后,O’Sullivan和Nelson开始在Kytch的网站上查找客户登录信息,发现与麦当劳公司在去年11月发布的警告电子邮件相隔几个之后,与Gamble商店中机器相关的一个用户的个人资料被删除了。该删除的用户名为Matt Wilson。于是他们开始根据Wilson登录的网络IP地址检查他所在的位置,并找到了来自阿肯色州、田纳西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IP。

当他们在地图上查找这些地点时,它们都没有出现在Tyler Gamble的餐厅中。相反,所有地点都位于TFG公司(泰勒冰淇淋机分销商)餐厅所在的地点。

Nelson和O’Sullivan早在销售Frobot的期间就与TFG公司高管保持良好的关系。因此,他们找到了TFG公司的所有者之一Blaine Martin的名片,令他们震惊的是,他的手机号码用来创建Kytch公司网站的帐户,其名称为“Matt Wilson”。

因此这个真相是,泰勒公司的经销商似乎已经获得了他们的Kytch设备。而且,他们开始怀疑这是之前态度友好的Tyler Gamble移交的。

正如Gamble在去年10月在会议上赞美Kytch时一样,Nelson和O’Sullivan现在宣称,Tyler Gamble一直在帮助泰勒公司策划对Kytch公司的抵制活动,这是最冷酷的背叛。

Nelson和O’Sullivan认为,诉讼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需要经过漫长而精心设计的法律程序。他们正在计划诉讼的依据是,Gamble和其他Kytch用户可能违反了与Kytch公司签署的合同,因为他们涉嫌让泰勒公司对其设备进行分析,以期赢得麦当劳及其公司盟友的青睐。

Nelson和O’Sullivan毫不掩饰地指出,他们的法律诉讼活动不会就止结束。他们打算在麦当劳的整个食物链中查询事实的真相。O’Sullivan说:“我们对此非常有信心,我们在调查过程中获得了需要了解的一切,将让每个参与其中的人员和组织对此完全负责。”

泰勒公司声称,该公司从未拥有过Kytch设备,并且不知道有人登录了Kytch设备。但该公司指出:“我们的田纳西州经销商向泰勒公司报告说,其服务商从客户那里移交了Kytch设备,以便为我们的产品提供服务。”泰勒公司的经销商TFG公司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而Tyler Gamble也没有回答提出的问题。但是在一封电子邮件的回复中,他声称自己是“Kytch最主要的拥护者”,并辩称曾公开和私下支持这家初创公司。Gamble在这封邮件写道:“奇怪的是,他们会起诉那些付费的客户,但事实总会水落石出。”

无论这场冲突如何发展,Kytch公司技术顾问兼投资者Bunnie Huang认为,麦当劳和泰勒公司试图粉碎这家小型初创公司的努力代表了一种验证形式。Huang说:““当有一个大块头走到你身边开始挑衅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你对他可能是一个威胁。”Bunnie Huang所在公司仍然对Kytch公司有少量投资。他说,“这表明用户对Kytch有着更多的需求,而且它有机会颠覆游戏规则。但是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如果大块头跟不上他们的发展步伐,那么可能倒下的就是他们。”

Nelson和O’Sullivan并没有幻想他们在法律方面能够最终保护Kytch免受麦当劳和泰勒的抵制。O’Sullivan承认,他们在此次事件中低估了风险,他和Nelson创建的初创公司为冰淇淋蛋卷这样一件小事经历了残酷的市场斗争。O’Sullivan愤怒地说,“我们希望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因为它是如此冷酷……我的意思是说,这与冰淇淋有关!”

但在其他时刻,他将Kytch的故事描述为在冰淇淋机维修权开展的大卫和巨人之间的斗争。甚至表示,这是他们为了修复虽然并不重要但无处不在的全球性基础设施而做出的不懈努力。他们不是被机器的缺陷打败了,而是被控制它的人打败了,因为有些人宁愿继续存在这些缺陷。

O’Sullivan表示,他们还没有找到破解这一困境的秘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