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迟到:P50没有5G,手机出货量跌出前五,消费者业务转向汽车?

作为5G的引领者,自家手机只能用上4G射频,对于一个普通消费者来说,P50系列很难说是个好的选择,更像是华为最后的倔强,这一产品完成和上市的意义可能比起销量更重要。

顶着巨大压力和重重挑战,一再跳票的华为P50系列,终于在昨晚(7月29日)浮出水面。
 
在主题为“万象新生”的旗舰新品发布会上,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开场回顾华为P系列的十年历程后,便带来了往年本应在3月发布的P系列新品 P50。虽然不出意外但也略让华为粉丝遗憾——华为P50仍然不是一款5G手机。
 

来源:视频截图

 
“在美国的四轮制裁下,限制华为的5G手机,导致5G芯片只能当4G用。”余承东坦言。但他同时强调:“即使我们用不了5G,但用4G的网络搭配华为的通信技术也能实现强大的通信流畅的网络体验。”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禁止华为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从美国企业获得元器件和相关技术。华为手机已从2020年第二季度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一跌出了世界前五。而随着自产麒麟芯片库存日渐耗尽,全面采用高通骁龙芯片实属华为手机为了“生存”的无奈之举。
 
就在发布会的同一天,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报告称,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17%,为7490万部,其中千万台以上出货量厂商由5家缩减至3家,华为七年来首次跌出中国市场前五。
 
对于华为P50全系4G版,经销商的态度算不上乐观。“估计会比较困难,现在我们还有不少其他4G手机的库存,一旦价格上了4000元,让消费者再为4G买单就不容易了。”经销商陈飞说道,“但华为的人说,过两个月会有5G版本。”
 
没有5G,但搭载了鸿蒙系统的华为P50究竟能否留住华为用户,即将得到市场检验。

虽迟但到

 
P系列本应是华为的春季旗舰,但在迟到了4个月后,华为P50或将面对一批秋季旗舰新品的直面竞争,4G则让形势更加不容乐观。
 
整场发布会中,余承东并没有对具体的芯片配置做过多介绍。但在华为商城的产品详情页已经可以看到,华为P50将全部采用高通骁龙888 4G芯片,于今年9月份上市;P50 Pro采用麒麟与高通两个版本,其中麒麟9000 4G版本将率先在8月12日开售,而骁龙888 4G版本则将在年底开售。
 
“如果没用5G手机还好,我现在用惯了5G手机再倒回去,还是接受不了(4G手机)。”一位华为发烧友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与之前的华为高端旗舰炒货行为相比,这次市场对待华为P50或将不再“疯狂”。
 
仅在华为官网,5G版本和4G版本的商品评价数差异,就能看出两者带货能力的高下,例如5G版本的华为Mate 40 Pro显示有超过10万人的评价,而降价了430元的华为Mate 40 Pro 4G版评价数量只有513人。
 
不过,对于经销商而言,4G手机的确能解决当下华为严峻的缺货困境。
 
在美国禁令之下,华为失去了5G相关芯片的供应,但在2020年12月,高通获批恢复了对华为的5G芯片供应,因此华为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在原有5G手机的基础上更新4G版本,以此稳住市场,延长生命线。
 
陈飞表示,这次华为P50的备货量应该比较充足,但具体分货情况,他还在等待华为的消息。
 
经销商们看到,有一些用户对4G并不抵触。“尽管现在4G手机的销售占比已经不到五成,但明显感受到这个比重在增大。”华为某Top1000经销商客户表示,上市的华为P50也出4G版后,店里4G手机的销售应该很快能超过五成。
 
无奈采用4G芯片的背后,是华为麒麟9000系列芯片库存的快速消耗。在2020年9月禁令正式生效前,台积电加班加点为华为赶货,此前的市场消息是华为麒麟9000的芯片库存约不到1000万颗,按照华为目前使用的情况看,麒麟芯片的备货或许比外界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芯片困境下,华为高端手机的研发与生产也是挑战重重。
 
今年以来,华为只发布了少量备货的华为Mate X2折叠屏手机。6月鸿蒙发布会上,余承东就曾预告华为P50,称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华为P50上市时间还不确定,但会努力想办法。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则在微博上写道:“感谢P50系列研发团队和合作伙伴们,不抛弃不放弃,我们一定能闯过难关。”
 
华为P50最终虽迟但到。
 
另外,余承东还在发布会上介绍,华为P50系列搭载了HarmonyOS 2,目前鸿蒙系统的升级用户已突破4000万,华为老款手机也可以升级内存、更换电池,这可以看作是华为为了留下用户而做出的努力。
 

消费者业务转向汽车

 
昨晚的发布会上,华为还一口气带来了智能音箱、智能电视、智能手表甚至教育硬件等多款产品,毫无疑问,在手机业务接连受阻的情况下,汽车业务和全屋智能硬件产品被华为消费者业务寄予了厚望。
 
就在“万象新生”发布会前夕,华为内部发文对车业务进行了人事调整任命,消费者业务正在转向与汽车业务进行整合。
 
7月27日,华为内部发文免去苏箐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转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原华为消费者业务CTO卞红林接任苏箐为新任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
 
在华为的口径中,苏箐的免职是由于其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对特斯拉的不当言论,不过,卞红林并非第一个从华为消费者业务转向汽车BU的高层。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文广也转岗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以下简称“汽车BU”),担任智能驾驶产品部副部长。
 
作为消费者业务的掌舵者,余承东曾一手将华为手机业务从贴牌机站上全球顶级地位,在今年5月接任汽车BU CEO后,余承东掌管了华为汽车和终端两大部门,这也印证了华为对汽车业务的战略重视程度。
 

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四轮制裁后,华为手机这种高频、刚需、海量的产品业务遇到巨大的困难,智能电动汽车销量虽然没有手机那么大,但是单价高,能够弥补手机的销量缺失。”余承东曾这如此解释过华为卖车的逻辑。
 
因此,当手机业务放缓,华为加快了其他业务的步子,组织调整也配合起了华为对未来的预判:余承东曾经的战友们——消费者业务的高管团队,正逐渐在汽车BU里承担起重任。早在2020年,华为已将汽车BU的业务管辖关系,从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如今部门整合还在继续。
 
不过,与友商小米的亲自下场不同,华为一再强调不会造车,目标是帮助企业造车、卖车,并在2020年11月的一份文件中,为“不造车”的承诺给出了一个三年的期限。
 
当前,随着华为对汽车链条的参与逐渐深入,华为线下渠道也已经开始承担汽车的展销,目前首款车型是小康股份旗下的电动车品牌赛力斯。另外与北汽、广汽、长安等企业合作的HI版车型也在持续推进中。
 
未来,华为汽车BU不仅仅提供智能驾驶解决方案,还有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智能车云等等产品。

试水卖车

 
对于经销商而言,汽车业务让他们看到了华为手机缺货下的希望。
 
华为经销商们普遍认为,由于门店的固定成本太高,只有新业务才能救门店。尽管华为在手机和智能融合产品上对一些头部经销商有倾斜,但在严重缺货的状况下,补给还是远远跟不上,未来汽车市场容量很大,能为店里带来增量。
 

来源:被访者

 
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里,华为智选赛力斯SF5被摆在了华为体验店入口最显眼的位置,店里的汽车体验专家告诉《中国企业家》,汽车展出后,门店的客流量带动效果显著,来看汽车的人比看鸿蒙的要多得多。
 
据《中国企业家》统计,目前华为智选SF5已在上海、深圳、北京、广州等全国26个城市共计125家门店上线了汽车,并提供预约试驾等服务,其中约35家是赛力斯的用户中心门店,也就是说,剩下的90家是上线了汽车的华为门店。
 
目前,华为智选赛力斯SF5的交付周期为一个半月到两个月之间,试驾、订车可以在华为体验店内完成,但交付及售后环节则必须要到赛力斯的用户体验中心。华为可以充分利用自身的线下渠道优势,试水市场,近距离触达用户,并拿到用户反馈。
 
“上个月我们卖了10多辆车,全北京卖了几百辆,卖得还是很不错的。“上述华为华为体验店的店员说,真正买车的顾客都是非常理性且谨慎的,并不是完全冲着华为品牌,他们有需求,会深思熟虑,也会比较各种参数再下单。
 
在这款主打运动及操控性的SUV上,几乎看不到华为的痕迹,整台车的外观logo标识全部是赛力斯,只有在汽车尾部的右下角,才能看到几个不太明显的小字——华为智选SF5。
 
该店员解释:“虽然我们是华为的人,但我们跟客户沟通时也会说,华为之前没造过车,在整个汽车行业里才刚刚起步,还在摸索学习,跟百年车企确实有一定差距,但我们胜在年轻。”
 
有人认为华为就是终极玩家,会借助庞大的资源和狼性的公司文化攻城略地,占据整个行业大部分价值链;也有人认为华为的汽车业务会步百度Apollo计划的后尘。到底华为汽车业务未来会如何发展,一切才刚刚开始。
 
回到昨晚的发布会“万象新生”。一位网友这样评价华为P50系列:“海外制裁下的华为已经做不到在迭代手机上实现硬件级的本质提升,作为5G的引领者,自家手机只能用上4G射频,对于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来说,很难说P50系列是个好的选择,但P50系列更像是华为最后的倔强,这一产品完成和上市的意义可能比起销量更重要。”
 
的确,深陷芯片旋涡,华为犹如一头困兽,“万象新生”更像是华为对未来的期许和憧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