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沉迷「元宇宙」,但 Snap 说 AR 更有戏

「眼镜」之前,手机和无人机才是 AR 更合适的载体。

原标题:巨头们都搞不定的东西,Snap 却把它做成了大生意

元宇宙是当下科技行业最火的概念,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不过在这个概念成为时下热词的几年前,硅谷的宠儿是增强现实(AR),特别是移动 AR。

但是,这些巨头公司们在 AR 上的重金投入,要么以失败告终,要么至今找不到头绪。

比如苹果,AR 技术的应用场景可以说基本没有超出过系统自带的 Measure(测量)应用。近几年坊间传闻苹果有一支数百人的团队在秘密研发 AR 眼镜,然而至今没有看到真货。谷歌这边也是很早就投入了 AR 开发,包括 Google Lens、AR 搜索、地图整合等,但这些功能仍然非常小众。

反倒是一家身在几百英里外洛杉矶的「小公司」,把 AR 做成了全民级的产品。

它就是 Snap。

01

全民级 AR 应用

Snap 是欧美知名社交软件 Snapchat 的背后公司——不过话说回来,Snapchat 也已不再是单纯的社交软件了:现在这个产品整合了大量基于 AR 和相关技术的功能,已经成为了唯一名副其实的「全民级 AR 应用」。

数据能够证明这个观点。根据 Snap 公司在周四举行的年度开发者/合作伙伴大会上透露的数据:

1、Snap 现在有6 亿月活跃用户,其中 3.3 亿为日活跃用户;

2、Snapchat 的相机特效被称为 Lens,其中大量 Lens 包含 AR 功能。迄今为止,Lens 的使用总次数已超过 5 万亿次;

3、平均每天有超过 2.5 亿 Snapchat 用户使用 AR Lens,互动次数高达每天60 亿次,折合每个活跃的 AR 功能用户每天使用 24 次,

4、已经有超过 2.5 亿用户使用过应用内专门面向电商购物 AR Lens 功能,总使用次数超过 50 亿次。使用过购物 AR Lens 功能的用户,购物转化率提升了几乎一倍。

Snap CEO Evan Spiegel   图片来源:Snap

目前最疯狂推销元宇宙概念的公司 Meta(原 Facebook),实际上,在 AR 技术和产品方面,已经落后 Snap 至少 4 年时间。

2018 年,Snap 上市后的第一年,面临着 Facebook、Instagram、Tiktok 等竞争对手的巨大压力,以及因客户端体验差遭到用户抵制的负面影响,公司业绩一度非常惨淡,大量用户转投 TikTok。

于是,斯皮格尔决定让公司 all in 技术创新,并选择了 AR 作为全力攻坚的方向,Snap 也从过去人们印象中的「社交应用公司」,变成了今天对外所宣称的「相机公司」。

Snap 最核心的功能就是相机,而在这次公司战略整体调整中,用 AR 强化相机体验成为了重中之重。团队自主开发了移动 AR 技术底层,以及大量前端的特效和贴纸(统称为 Lens)。

Snapchat 基于地理位置的 AR 特效  图片来源:Snap

这些崭新、酷炫的特效,让 Snapchat 重新获得了用户和广告主的青睐。

公司联合创始人兼 CEO 伊万·斯皮格尔 (Evan Spiegel) 表示,自从专注于 AR 技术以来,公司的产品战略已经得到市场认证,不仅财报亏损不断压缩,季度营收飞涨,用户数量也已经实现连续三年稳定增长。

02

不搞元宇宙,

专心打造「游乐场」

现在 Snap 公司的健康情况,和之前即时社交的浪潮退去后一度找不到自我的时候,已然天壤之别。在昨天举行的年度合作伙伴/开发者大会上,Snap 就发布了许多产品、AR 技术平台和生态方面的最新进展。

比如:Lens Studio & Lens Cloud

Lens Studio 是一个专门面向 AR 的开发环境,可以被理解为 AR 版的 Xcode/Android Studio。AR 开发者可以使用这个开发环境来制作 AR 特效,使用于 Snapchat 或者其它第三方平台/场景。

在昨天的大会上,Snap 宣布新版 Lens Studio 终于支持了光线追踪、深度感知等技术,意味着开发者可以用它做出效果更加逼真和绚丽的 AR 特效:

Snap CTO Bobby Murphy 演示 Lens Studio 光线追踪功能    图片来源:Snap

与此同时,Snap 还面向开发者推出了功能更加全面的数据分析工具。在新版 Lens Studio 当中,开发者将可以使用 Event Insights 功能查看用户使用 AR 特效的交互统计数据,追踪包括触摸屏幕、语音控制等在内的交互事件。通过数据分析工具,开发者可以更好地修复漏洞、改善体验,进而通过开发 AR 特效获得更多用户、赚到更多钱。

Lens Studio 统计工具事件分析功能    图片来源:Snap

今年,Snap 还为专业级 AR 开发者提供了一套更加强大的云端工具:Lens Cloud。它是一套免费的后端服务,包括远存储服务、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以及多用户服务。

具体来说,复杂 AR Lens 可能包括大量素材,而开发者可以通过存储服务将这些素材保存在云端,用户随时可以调取,显著降低 Lens 在手机本地硬件渲染和存储的压力;同时,存储服务还包括持久存储 (persistent storage) 能力,意味着用户可以连续多次使用同一个 AR Lens,就像玩游戏一样,可以看到上次保存的进度:

Lens Cloud 存储功能(远程素材、持久存储)   图片来源:Snap

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允许开发者将 AR Lens 绑定到真实世界中特定的地点;多用户服务顾名思义,就是可以让多个用户在同时、相同或不同的地点,与同一个 AR Lens 进行交互。

Lens Cloud 多用户服务    图片来源:Snap

通过 Lens Cloud,AR 开发者通过 Lens Studio 将能够开发出更加复杂、可玩性更高的 AR 特效。

可以这么理解:

• 过去的 Snapchat 是大家一起疯玩的社交 app,

• 现在的 Snapchat 更像是用户通过 AR Lens 自己跟自己玩的工具,

• 而有了 Lens Cloud,未来的 Snapchat 将会成为大家在 AR 世界里共同畅玩的「游乐场」。

——说实话,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接近「元宇宙」了。但 Snap 却在概念上保守得不可思议。

斯皮格尔昨天表示,Snap 拒绝使用「元宇宙」的概念,原因在于它太过于模糊和充满假设:「如果你问一屋子的人如何定义元宇宙,你会从每个人那里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

在斯皮格尔看来,虽然包括 Meta 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在狂吹元宇宙,但是元宇宙直到今天都尚未存在。和元宇宙相比,AR 却是真实存在的:斯皮格尔表示,每天有超过 2.5 亿用户在使用 Snapchat 的 AR 功能,包括各种夸张好玩的特效,以及购物相关的 AR 试穿功能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只计算了 Snapchat 自己产品本身;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用户通过三星手机的相机、迪士尼官方应用等产品,间接使用 Snap 提供的 AR 技术。

结果就是:在其它公司还在疯狂地叫卖着元宇宙的概念,却难以打动除了从业人员和跟风者之外的普通用户的同时,对于 Snap 而言,AR 已经是一个有着上亿级别用户量,货真价实的商业市场。

Snap 做到了包括苹果、谷歌等更大体量硅谷科技巨头所没有做到的事情,它几乎一己之力在撑着移动 AR 的技术生态。

01

Pixy 无人机:

对真实世界再次示爱

当其它「元宇宙」公司都在推出各种让你沉迷于虚拟世界的软硬件时,Snap 在昨天的大会上还出人意料地发布了一款新产品:无人机。

这台跟拍无人机叫做 Pixy,只比手掌稍大一点,可以揣在兜里。

图片来源:Snap

图片来源: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

Pixy 有两个摄像头,一个位于机身前面,另一个位于机身底面。它的设计理念就是从兜里掏出来,按下按钮,几秒钟时间就可以让它飞起来,完成你想要的拍摄动作,然后飞回你的手上。特别是在起飞环节,不需要任何复杂的设置。

Pixy 有四种飞行模式:悬浮 hover、环绕 orbit 、跟随 follow 和镜头拉远 reveal,通过机身上方的旋钮来控制模式,按一下旁边的黄色按钮即可起飞。没有手柄,不需要任何设置,随开随用,没有负担,就是它的精髓。

(其实 Snapchat 应用也是同样的设计理念.)

Pixy 无人机盒装(渲染图)    图片来源:Snap

Evan Spiegel 演示 Pixy 起飞和降落   图片来源:Snap

和其它急不可耐想要成为苹果的公司相比,Snap 在转型硬件上还算比较稳妥和保守。Pixy 是这家公司创立 11 年以来的第二款硬件产品。

上一款硬件产品,是由少为人知的 Snapchat 中国硬件团队主导研发的 Spectacles 智能相机墨镜。Pixy 和 Spectacles 一样,拍摄时按下按钮即可,拍完后的视频会自动无线传输到手机的 Snapchat 应用里,随后用户可以用 Snapchat 应用的各种编辑功能,对视频进行编辑和添加特效。

通过 Pixy 送交审核的样机上面的备注贴纸,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台无人机的开发和生产应该还是由 Snap 位于深圳的硬件团队负责。

在大会上发布 Pixy 的时候,Snap 用了一个场景作为演示:一堆情侣到野外 hiking,走到一个地方想要拍一些自拍视频,于是掏出了 Pixy,让他起飞,跟拍——就这么简单。

然而事实上,这个使用场景的背后,隐含的正是 Snap 对真实世界的热爱。

图片来源:Snap

斯皮格尔表示,Snap 从 2018 年之后的整体战略,背后的核心理念就是:

人们仍然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相比虚拟世界,人们更享受在真实世界中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这一理念,即使在人们虚拟/真实生活平衡完全失调的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代,仍然没有变化。

斯皮格尔在昨天大会演讲中说道:

「通过 AR,将计算叠加到真实世界之上——曾几何时这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想法,却在今天,通过我们的相机技术,已经成为可能,」

「AR 之所以如此重要,因为它能够将计算 (computing) 的力量与我们在现实世界中看到和体验到的东西结合起来。AR 使我们能够在熟悉的真实环境中使用计算,将技术无缝地融入我们的生活。」

Snap 对于 AR 的着重点,并不在于那些虚拟的部分有多酷炫(同时这也是元宇宙公司和从业者们心心念念的东西),而是回到了「增强现实」这四个字的原本字面含义:用计算的力量去增强真实的世界。

这家公司想要做到的,不是让用户沉醉于产品和技术,而是通过产品和技术,带给用户观察和体验真实世界的一种全新方式。

从 Snap 的身上,元宇宙公司们还有很多可以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