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为什么要用17.5亿美元,“蛇吞象”收购IBM PC?

联想收购IBM,没有那么简单。

今天我们也聊聊联想,这些天联想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它身上诸多问题被争论不休,当我们试图讨论这些问题时,会发现这些问题都绕不开一件事,那就是17年前,联想对IBM全球PC业务的那桩收购案。

这里是对一切未知感到好奇的X科技实验室,今天这期节目我们先抛开立场,带愿意深入了解这件事情原委的朋友,一起来回顾当年的那笔震惊世界的收购案。

2005年,“联想收购IBM”的消息开始传出,这迅速激发了当时所有人的民族自豪感,很多人眼中,它并不仅仅是联想一家企业的收购案,而是关于中国崛起的一则例证。

不过,某些媒体有意无意省略了“IBM个人电脑业务”这后面几个字。很多国人也觉得,IBM就是卖电脑的,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那不就是收购了IBM吗,没啥区别。这种理解是有道理的。

如果说苹果的Apple II开创了个人电脑行业,那么1981年发布的IBM 5150则真正划出了PC这个品类的发展路径,他们很长时间都是这个行业的龙头。

卖给联想前,IBM的PC业务扣除生产性成本后,毛利率大约是25%。同期,戴尔为19%,惠普为23%。

但是,扣除各种非生产性成本后,IBM就成了亏损状态,惠普则有7%左右税后利润。都是卖电脑,为啥IBM的成本这么高?

这是因为IBM从不是一家只卖电脑的公司,甚至不算是一家卖硬件的公司。他们最主要的业务是为政府和大公司提供系统架构和网络托管的咨询服务。

举个好理解的类比,这种业务就像装修公司。给你家装修时,他们卖的主要是方案和服务,至于瓷砖、木材、油漆要不要自己生产,赚更多的钱,可以有,但也可以用其他厂家的产品。

这种to B生意远比卖PC的to C业务利润高。PC业务出售前,IBM的其它部门毛利润均在40%以上。IBM的to C业务在2004年的营收约129亿美元,是整个集团营收的13%左右。这意味着,吭哧吭哧卖10万台电脑,利润可能还不如to B业务给大客户做一个大单。

而to B业务的管理、市场、研发成本都非常高。在IBM这种大公司,这些非生产性成本是要由所有部门平摊的,到年底一算账,各部门都能盈利,除了PC部门。

于是在IBM集团内部,PC业务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孤儿部门,最好的出路就是找个好价钱卖掉。

他们在全球找了一圈,发现遥远的东方,有一家特别合适接盘的企业,联想。后来据柳传志披露,收购IBM全球PC业务,曾遭到联想所有股东的全票反对。

当时去北大MBA授课,他问有多少人看好这次并购,在座的93个总裁只有3人举手,其中2人来自联想集团。然而柳传志和杨元庆还是推动了这颗命运的齿轮,让它转动起来。在他们眼中,联想没得选。

2001年,杨元庆正式就任联想集团总裁。

并规划出两条新的增长路线:一是把电脑卖到海外,二是进军刚火起来的互联网。可是在联想进入互联网业务时,却碰上了互联网泡沫破裂。

到2004年,联想扔进去的几亿元差不多全打了水漂。当年3月,联想大规模裁员,5个月后,杨元庆自降一半薪金,以示自责。互联网玩不动,PC业务也出现危机。2001年到2004年,联想在国内的市占率从30%下降到24%。

海外业务发展也不算快,全球市场份额仅有2%。所有售出的电脑,只有10%卖到了海外。

焦头烂额之际,他们面前出现了IBM,对方晃晃手中的PC业务:哥们儿,有兴趣吗?

 

兴趣当然是有的。无论开不开天眼,都能看到联想收购IBM PC业务的好处。

拿下IBM PC,联想的年收入规模将由30亿美元膨胀到120亿美元,在PC行业的市场份额将从全球第九变成第三,仅次于戴尔和惠普。此前,从未有中国消费品品牌达到过这一高度。

另外,除了ThinkPad这个当时最酷的笔记本电脑产品,联想还将得到IBM的部分客户、销售渠道以及经验丰富的IT员工。在刚刚加入WTO的中国,这些无形资产是很难靠自己积累起来的。

不妨设想下,如果今天某个中国汽车公司,有机会获得丰田的全球销售渠道,会得到怎样的增长。

而且,联想没有IBM在管理、市场和研发上的高昂成本,相比戴尔和惠普,还拥有人力成本优势,想要扭亏为盈并不算难。理性的看,至少在2004年,这笔收购很值得一试。

话虽如此,收购的钱从哪儿来呢?我们知道,交易最后的成交总额是17.5亿美元。其中包括6.5亿美元现金,6亿联想集团股票以及吃下IBM PC的5亿美元债务。

2004年联想市值约17亿美元,手中现金约4亿美元。任何维度看,这都是一次蛇吞象的并购。

于是这中间就有了海外资本的翻云覆雨。2005年3月24日,联想获得三家美国财团共计3.5亿美元的投资,三家机构同时进入联想董事会。第二天,联想又披露从20家银行拿到6亿美元贷款。

联想的努力不仅体现在财务上。2005年1月,美国政府开始对这次收购展开调查。IBM多次向当局让步,仍未获得批准。直到3月联想做出妥协,放弃美国政府客户名单,交易才得以继续推进。

2005年5月1日下午3点,联想正式宣布,完成收购IBM全球PC业务。先于其它所有中国企业,联想第一次 体会到了“国际化”的真正含义。推进收购的过程中,他们就将全球总部从北京迁到纽约,杨元庆也转到纽约办公。

后来杨元庆接受采访时说,为了管理薪资更高的美国员工,联想专门聘请薪资管理团队,对国内高管进行了大范围的薪资调整,这也成为日后联想身上的主要争议之一。

总之,从收购完成那一刻开始,联想已经成为一家全球化企业,某种意义上说,它已经不再是1984年在计算所20平米传达室里诞生的那个联想了。

完成收购的那几年,联想先是成为奥运会TOP赞助商,后来还邀请足球明星小罗做代言人,这些都是中国品牌从未尝试过的品牌营销,直到多年后才被众多中国企业广泛采用。

锦上添花的是,借助国际化,联想在普通消费者中激发出一股爱国主义浪潮。在整整一代人心中,联想成了中国品牌的骄傲。这份殊荣在曾经属于海尔,后来属于华为。

而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卖掉PC业务后,IBM从2004年到2006年的税后利润增加到25%以上,2009年金融危机后,居然又得到进一步提高。

如今回头看,这笔收购拥有它的历史必然性。加入WTO后,中国企业走向全球成为必然,而还并不强大的国产消费品品牌要与其它巨头竞争,最快的方式正是进行这样蛇吞象的交易。

不过这笔收购案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演变成了今天争论的焦点。

联想的管理层觉得自己花了太多的精力来让两家公司融合,让联想成为世界第一。而大众心理却只关心,联想在做大之后为什么没有像华为一样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核心技术研发。

这样的矛盾,让联想的问题基本变成了一道无解题。

这让我想起魔兽世界里一段剧情,兽人领袖面对饮下就能获得力量的恶魔之血,所发出的那句质问:

但是,古尔丹,代价是什么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