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实验室回归,发力被Meta、苹果拉开差距的AR/VR业务

hi188|编辑

最新消息显示,谷歌正在组建新“实验室”,专注于创新项目研究以及具备长期发展潜力的技术研究上,包括:AR、VR、Project Starline(全息视频通话)以及Area 120内部孵化平台。根据谷歌向员工发布的内部信,该“实验室”将从整个公司范围内,推动并孵化具备高潜力的技术项目。

新“实验室”负责人是谷歌副总裁Clay Bavor,他也是此前谷歌AR和VR、Starline全息通话项目负责人,总体业务增加了孵化平台在他直接向谷歌CEo Sundar Pichai汇报。当然,这个“实验室”(Labs)本身还很模糊,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明,也容易让大家联想到此前的谷歌实验室(2006年开始运营,到2011年截止)。

其中值得关注的就是AR和VR业务方面。在已经参与到AR/VR领域的科技巨头中,谷歌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这既体现出谷歌在技术创新上优势,又体现了在业务模式上的矛盾。接下来,我们就在本次谷歌实验室回归之际,重新简单梳理谷歌AR和VR业务。

1,AR从领先到追随者

2012年,谷歌通过Google Glass在AR领域一举成名,然而因技术过于超前,售价高,功能单一等因素,并未走向大众,2015年几乎停止开发,没过多久便消失在大众视野,当然也为今后的AR眼镜奠定了技术基础。2017年还推出了企业版本,但依然没有起色。2019年再次推出面向企业的2代眼镜,让我们看到谷歌仍有计划继续在AR眼镜业务上投入。

基于AR的智能手机上,谷歌2014年公布Project Tango系列智能手机,当时概念同样领先业内,但仍未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直到2017年,Clay Bavor听闻苹果将推出AR开发平台,但当时他认为应该将重点仍放在VR上。很显然,当年6月苹果ARKit打了谷歌一个措手不及,谷歌高层也要求Clay Bavor做出回应。同年8月,谷歌ARCore姗姗来迟,当时仅仅是一个急匆匆的预览版。

而如今,苹果在ARKit上已经一骑绝尘,从ARKit、RealityKit、Reality Composer、USDZ等,从AR开发平台,AR交互、3D文件格式、3D内容创作等全方位展开布局。2020年又开始在iOS设备上布局LiDAR传感器,目标就是提供房间级AR能力,而这一技术直接指向接下来的AR眼镜。

而谷歌的ARCore则一直扮演着追随者的角色。相比来看,苹果的ARKit在不断逐渐完善生态,这也得益于苹果在生态闭环上的积累。而ARCore则因为安卓平台开放特性,在推进某些功能时会受到硬件性能等一系列门槛,导致AR体验参差不齐,生态建设始终没有成型。

可以说,2019年之前的谷歌在AR上足够坎坷。

2,VR业务几乎停滞

Clay Bavor于2015年开始负责谷歌AR/VR业务,最初他决定将重点放在VR上,而此时谷歌已着手Cardboard VR盒子,以及一款代号为Dawn的高端VR头显,计划开放Daydream软硬件授权。

2016年,谷歌Daydream上线,最初仍以VR盒子形式推动,但效果不佳。后来在2018年推出的Daydream VR一体机在产品思路上也不清晰。不像Oculus Go的3DoF产品主打影音,6DoF的Quest开始专注游戏,思路清晰且公司内部有统一规划。

当时Daydream一体机通过头部6DoF+手柄3DoF的方式,可以说是一个策略上的失败,包括HTC的Vive Focus等类产品都没有获得成功。后续,因为内部在内容上支持不到位,尽管硬件上找到联想去推动,但结果显而易见,后续Daydream声音越拉越小。

直到2019年,谷歌先后停售并开源Daydream VR盒子,但内容平台依旧被支持。2020年又有传闻表示,Daydream平台也将暂停服务,至此谷歌VR硬件布局基本停滞。

同时谷歌的内容也被大范围调整,2020年底宣布关闭3D控件平台Poly(实际在2021年6月关闭),2021年初宣布开源VR创作应用《Tilt Brush》(后来诞生了一系列衍生作品),进一步验证了谷歌业务重心从VR向AR转移的策略。

到目前为主,谷歌VR团队唯一的保留项目是,在2017年收购的一家VR内容创作公司Owlchemy Labs。谷歌在今年1月表示,Owlchemy Labs业务不受上述调整影响。

3,谷歌AR业务的新布局

上文提到,2019年之前谷歌的AR硬件业务似乎也被边缘化。直到2019年5月,谷歌发布第二代企业版Google Glass,特点就是to B,但从技术升级上来看并没有太多新意。

之所以让我们看到谷歌在AR硬件的规划,是因为在2020年7月收购轻量化AR眼镜公司North。

这家公司的第一代产品North Focals推出于2018年,虽然机身轻便、时尚,但同样因为价格高,功能单一,最终并未打开市场。后续,也经历产品降价促销、裁员等,遇到一系列问题,就在宣布2代产品即将面世之前,谷歌于2020年7月宣布收购North。

此后又在2021年1月斥巨资收购智能穿戴硬件公司Fitbit(2019年开始筹划),2021年4月收购3D音频公司Dysonics,包括自研Tensor芯片业务,这些布局对AR眼镜或能产生直接关系。

2020年2月The Information曾报道:谷歌或Alphabet旗下其它公司部门可能在秘密研发AR眼镜。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谷歌依然看重AR业务,但至今仍未看到谷歌AR眼镜方向上决心。

4,谷歌实验室其它业务

谷歌“实验室”中,Starline是此前公开的全息视频通话业务,这是结合3D呈现、实时视频压缩、空间音频、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等技术的3D光场显示方案,主打无佩戴式方案,在体验上和佩戴式的AR、VR是不同的路径。

根据资料显示,Starline在谷歌内部已经研发多年,依赖于定制的硬件和非常专业的设备,目前谷歌办公室也已开始使用,据悉今年年末开始与医疗、传媒等领域一起对该技术进行更多尝试。

Area 120内部孵化平台成立于2016年,当时的目的是想留住谷歌内容更多具有创业精神的人才,让他们能在公司内部实现自己的新想法, 并且有谷歌提供后端产品和资源支持。

当前,我们看到的谷歌在AR和VR部分已经被苹果、Meta等拉开差距,希望通过本次部门重组,让我们看到那个曾经的谷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