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调查报告:用VR开会更接近面对面体验?

Esther|编辑

在这两年的疫情期间,线上视频会议应用成了最大受益者之一,尤其是股价一度大涨近5倍的Zoom。由此可见,企业和社交市场对于远程通讯工具的需求。与此同时,Meta看好VR在办公场景的潜力,相继推出了Infinite Office、Horizon Workrooms等应用。

Meta CEO扎克伯格曾指出:全息、AR、VR技术将进一步提升远程办公的效率,即使未来陆续恢复线下办公,依然希望有很多员工用VR来开会。此外,未来Meta将开发的Metaverse平台也将支持办公场景。

Meta表示:对话是一个协作过程,对话的内容是人们逐步建立起来的,通过语言和非语言的形式。通过达成共识或共享同一空间,对话者的协作会更容易。因此,尽管视频通话是目前远程会议最主流的技术,一些用Avatar来代表参与者的VR办公方案,未来也有望成为更有效的替代方式。

近期,为了探索合适的VR办公形式,以及在提升沟通效率等方面,VR对比视频通话的优势,Meta Reality Labs科研人员对210人进行了一场实验。他们将实验参与者分为三人一组(共70组),每组需要在VR办公场景和视频会议中分别完成4项任务,这些任务需要组员针对不同的案例进行讨论并得出结论,可能涉及主观思考和客观计算。换句话说,Meta就是想验证,VR能否提升会议效率,能不能沟通明白一件事。

实验过程

科研人员首先对参与者进行物理隔离,确保他们之间的互动仅在视频和VR中进行。在要求他们完成任务之前,会先进行随机的热身任务,帮助大家熟悉。每项任务在15分钟内完成,每一次实验课长达195分钟(三个多小时)。

据青亭网了解,参与者需要完成的任务包括:

  1. 1)预估:参与者需要通过沟通,回答数据相关的繁琐问题,比如:普通人平均每天眨眼几次等等;
  2. 2)贿赂:小组决定受贿员工该接受的惩罚;
  3. 3)派对策划:小组成员通过谈判,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一致,比如:雇佣的保安人数、派对结束时间、客人门票价格、雇佣的杂技演员人数、选举负责人;
  4. 4)建筑平面图:通过谈判和视觉规划,来探讨如何分配一间公寓。

在视频会议中,参与者通过55英寸的大屏幕来查看另外两位参与者,使用Zoom软件。眼球追踪则采用Tobii Pro Nanos,摄像头采用微软LifeCam,直播方案基于OBS。

在VR实验中,Facebook使用了面部、姿态和手势追踪技术,因此实验参与者可以灵活控制Avatar来代表自己。这些虚拟形象一共36组虚拟形象,包含6个种族,每个种族有3男和3女的设计,以尽可能匹配参与者的形象。本次试验中,人们共使用了其中31种。

硬件方面,参与者佩戴改造的Rift头显,VR中的环境是模拟的办公室场景。参与者的姿态识别通过一个Kinect传感器来完成,然后利用算法来预测他们的骨骼姿态、全身节点,而逆向运动算法则计算出骨骼关节的角度。手势识别是基于头显的定制摄像头,面部识别则通过头显内外的摄像头来完成,可识别嘴唇、注视点和面部变形。

Meta发现,一些极端的面部表情,可能会让部分虚拟形象产生干扰的bug,比如眼球和眼皮穿模等等。为了减少这种情况,便限制了虚拟形象可呈现的面部表情。

而为了确保实验的公平性,VR会议仅显示Avatar坐着的上半身(尽量固定),参与者视线内看到的内容和视频会议差不多。此外,视频会议中的文件交互界面尽量模拟VR。

实验发现

那么,经过上述实验,都发现了哪些现象呢?

科研人员表示:在社交临场感、体验满意度、互相理解、清晰交流等方面,视频会议和VR会议并不存在明显区别,而在其他行为上却存在明显差别。比如:为了保持互动,参与者在视频会议中的语言和非语言反馈行为更多,同时还降低了互相打断的次数,提升了自我适应的姿态,而减少了指示性手势。视频会议参与者们互相对视的次数更多,他们常常看着对方的面部,比在VR中更频繁。

这说明,VR模拟的3D共享空间,给人带来临场感,不需要像在视频会议中那样,需要通过对视、反馈来表达自己的关注。肢体语言在VR中更有效,更能表达空间感。相比之下,参与者在视频会议中反馈行为频繁,是因为需要多次对准和验证,这侧面说明视频通话对效率影响。

还发现,与面对面交流相比,视频会议中人们互看面部的次数多56%。不过,面对面交流中人们互看面部的次数与VR中接近,说明VR会议与线下会议的相似性。相比之下,盯着其他人面部看,似乎是一种比较异常的行为。

有趣的是,人们在VR中讲话时,会比聆听时更常看对方的脸,同样的规律也适用于视频会议。

另外,VR会议的匿名性也可能进一步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可能会让参与者更有安全感等等。

总之,从实验发现的视频与VR会议带来的行为差异可以看出,具象化的VR会议体验实际上可能更接近于面对面对话,且更适用于非正式的场景,比如社交。而视频会议则更适合正式场合。而且,VR会议场景不仅可以影响物理协作的效果,在对话会议中也能影响人们的行为规律,而具体还有哪些影响还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